FC2ブログ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11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10.10.25/Mon  00:39:56

算天河×斷風塵 中心,現代。
JP到現在還沒有完成的消息是會有怨念的。小姑爺該不是也要和小妾一樣吧,等10個月這種囧囧的期限...OJZ

PS,天者你纔是現在的霹靂和我唯一的聯係,你堅持住!!
這週你抱著地者的2分鐘表白都讓我心石卒了!!
小天者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躲在角落裏,我們不見天日 隨意生活



35.


沙灘上的活動無非就是相互聊來聊去,這對抱有目的性的人來説,是個良好又很無奈的機會——搭訕,伴著功利心或私心。

算天河跟在斷風塵和他朋友身後。三人進了19區之後,那個下午和他打幾侷花式的朋友突然很high的和他們打了個招呼就跑了,説是去看一下好位置——雖然算天河不明白這種赤道邊緣地區的篝火大會有什麽位置好壞之分,何況他對此全然不在意,甚至驚訝于自己真的跟著離開房間,跟在斷風塵之後。
夜晚的濕熱空氣令他頭腦發脹。
覺得太熱的話,你可以先回去。斷風塵轉過頭,看了看他,開口說道。
算天河猶豫了一下。他發現周圍不時有人往這裡看過來。
這些目光並不是因爲斷風塵。
斷風塵顯然也晃神回來——他想自己真是太糟糕了。由於經常和算天河混一起,竟然對35℃穿長袖長褲毫不驚訝,他快速抓過對方的手臂,迅速離開。他幾乎咬牙切齒,該死的,你就不能穿的像是白天在金字塔邊上曬太陽嗎!
算天河不痛不癢的囘話,説,前年我去埃及的時候可是穿了兩件,哦,是了,當時你不在,你說你老闆拖著你和客戶打太極。
斷風塵真想擡腳踹死他。他「哼」了一聲,只是將算天河往邊上推了一把,這樣就能離開小火炬裝點的路綫——至少這樣感覺好像能不那麽火熱。
他們慢慢穿過沙灘零星的人向著中心篝火前進。
算天河突然問了句,最近怎麽樣?
什麽?斷風塵心不在焉的。
他看了看算天河,不過對方好像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的就從他邊上走了過去。
斷風塵心裏暗罵了一句,卻也正準備跟上。正偏離著向著海走。
只不過在他剛想說「喂,你個白癡,不知道地方就別亂走」的時候,他朋友從一個不知道什麽方向直沖過來,唰的一下將一條手臂從后面勾到算天河脖子上,還貼在他耳邊對他高聲叫「你!爲了你!我把本來帶給老闆的牌都開了」,順便還對斷風塵嘰歪「你怎麽帶路的啊,這50米都走錯,靠」。
這一切,看得斷風塵心驚肉跳,莫名的。他想他和算天河認識十年、做了數不清次數的性愛,都沒這麽試過,至少沒有印象這樣甩手不知輕重的來一囘。他突然覺得很不好,一種莫名的……不爽,說是想類的情緒現過。回神的時候斷風塵已經看見算天河握住對方的手腕把那條手臂化了半個圈的從後腦勺上拿開,並且附送了個看上去很友好的笑容。僅僅是看上去。

三個人到了火堆邊上,卻只是和聚會的人打了個招呼,就匆匆背叛衆人跑去露天小酒吧了。他們說著些有聊沒聊的東西。身體隨意的在節奏中輕輕放鬆。直到在一群大聲歡笑和拼酒的喧閙聲中斷風塵的手機唱著,算天河回頭看了他一眼。
斷風塵反應過來。他摸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對邊上兩人做了個手勢,同時還有無奈的撇嘴,他說,你們聊吧,我想我有活了。
哎喲,能者多勞呀,哈哈。他朋友笑得很欠揍,還擧了杯子。然後轉頭就去和算天河說話。他斜得幾乎都要貼上算天河的耳朵了。
音箱放出的音樂太歡快了,於是斷風塵放棄「是你們在調情,我只是不小心聽到而已」的愚蠢念頭,心裏對兩人都鄙視了一眼——他也不知道要分清楚誰更應該遭鄙視,然後他一手按住一側耳朵,一邊叫著「給我15秒離開這該死的吵鬧的地方!」,一邊大步流星的串往安靜的酒店大廳。
然而,斷風塵在落地玻璃上看見身後的算天河的影子。
他不爽的看了他一眼。
斷風塵用手蓋著電話一端,對他說,該死的,你給我接你的客去。
算天河對此只是擡了擡下巴,示意「你管你先電話」。然後他在可以算是離開了斷風塵的聲音範圍内的去了偏堂咖啡廳,要了杯外帶咖啡。
他在糕點櫥窗的前面漫不經心的瀏覽,聽見斷風塵的拖鞋聲從身後漸進近。
算天河站直看過去,兩人面對面。
斷風塵覺得這情景頗爲奇怪,但也沒開口抱怨。
算天河說,你來在這裡2個月了,應該是有租車吧?
嗯。斷風塵點頭。隔了一會兒他說,你現在應該回去應酬。並且變得有的不耐煩。我想你應該知道我讓你過來並不是只是和那個傢伙打兩杆!
算天河眯起眼睛看他。然後走過去,說,車鈅匙給我。
你想干嘛。斷風塵從錢包裏解下鑰匙扔給他。
出去吹個風。
斷風塵剛想說「你認得這裡麽」,算天河就回身倒著走了幾步,問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他撇了撇嘴——他剛接下個早上的臨時見面,並不是太方便現在出去夜遊,但是這縂比把一個心理狀態似乎從下飛機就一直不怎麽好的算天河放出去的好——跟在他身後。


36

周圍市中心的燈光相比他們住的城市,可謂是稀稀疏疏。他們停在公共停車場的路天電影熒幕前,半昏暗的燈光和著熒幕上的快餐電影卻展現出一種奇妙的平靜感。他們坐在車裏,已經看了40多分鐘的電影,對白聼得不是太清楚,字幕也看不明白。
斷風塵一直在抽煙。他伸手去摸算天河煙盒裏準備「反正也空了,等下再去片裏店買」的最後一根煙的時候,駕駛座上的人終于發了點聲音,他說「你抽太多了」。
斷風塵看了他一眼,他停下點火的動作,但是沒有把煙放囘去。
算天河說,你有什麽想對我說?
斷風塵哼笑了聲,把煙點了,說,有話要說的不應該是你嗎。
算天河只是伸手把邊上的人手裏的煙抽走了,甩出窗外。
「砰」。斷風塵一手敲上車窗玻璃。他說,你到底想怎樣!從你出現在機場之後的每一秒鐘你都沒有正常過!讓你來是被子彈逼著的麽!他跺了一腳,心情很糟,是的,他對算天河帶給他的暴躁情緒能被跺腳化去、或是說能被任何簡單的發洩而減輕,這糟糕透了!斷風塵不得不有點洩氣。他咬牙切齒。該死的。他說,該死的,你就不會說有一整房的屍體等著你你很忙麽,或是用你最擅長的「我沒興趣」來打發,就算你說你討厭曬太陽、討厭沙灘、討厭穿比基尼的女人所以你根本不想來都沒有人會怪你,who care,你是個同性戀,這很能理解,好吧,就算不是真的很能被接受,該死的,你難道就完全沒聼出來我根本就不想你出現!是的!我一次次電話你確認行程但是你卻裝作不知!
斷風塵低下頭,將十指插進頭髮裏。暗淹沒他。
他低聲呻吟,是的,你一定聼出來了,只是你選擇無視。
算天河在邊上依然沒有什麽動作。
露天電影已經換到了第二部,依舊是不知名的本土電影,裏面的景色美麗逼人,遠景下的整個島嶼象是一塊落在海水裏的寶石。也許僅僅是一部風光片。
斷風塵依舊低著頭。他想說點什麽,或是問「如果是要say bye,爲什麽這次要這麽麻煩?」,他想不起來招惹了算天河哪裏,又突然真正悲哀的意識到,每次都是這樣,不管什麽情況,幾乎總是他在説話。於是他現在選擇沉默。
算天河知道。他其實一清二楚。
他擡手去安撫斷風塵的背的時候,對方似乎對空氣有感知般的低聲扯了一句「滾」。算天河也不強求。他收回動作的時候,說了句,「我想來見你,我有個兒子」。
「……什麽?……該死的,你怎麽不說你有艾滋!這樣句子能更通順點!」
這句話成功的讓斷風塵擡起頭,甚至是坐直了。他再一次拍打了窗玻璃。
算天河的語調依然保持平靜。他說,我有個兒子,4嵗半,上個月他媽去世之後我才知道這件事,5年前她和我商量,我同意了,給她了精子,她是我研究室實習的同事。
斷風塵說,你想說什麽。
算天河只是說,我幾乎都已經忘乾淨了,當初我們有協議不交集,而且她正好有個研究所邀請於是索性就和她的伴離開了,但是上個月我收到了封email,而且我查證過了。
「於是……」
我不知道,她是說她要把孩子帶走日後永無交集,但是她還是來了,而不是直接消失!天知道我已經對此沒有記憶了。算天河的情緒終于有了點小波動,他的音調上升了一度。他看了看斷風塵,說,於是,我和她見了個面,結果是她說她告訴我這件事只是覺得「應該如此」。
斷風塵只看著前面。他把手擱在車窗邊,手指「嗒拉嗒啦」的敲打著。
算天河選擇保持安靜,這次僅僅是是出於他確實是個方面的虧欠放。
你可以滾了。斷風塵突然說。
算天河沒出聲,對斷風塵說出他糾結的事情之後,顯然「不存在欺瞞」帶來了不錯的感覺。有些事情算天河並不願意承認,特別是關於他自己。
斷風塵笑笑,如釋重負般的回歸了輕鬆愉快,他說,放心吧,我還不至於把你扔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摸出手機查航班,說,后天4點有回去的飛機,到時候你就可以給我從我的生活中滾出去了,當然你要是不介意,我想明天應該也不太大的問題,我想棄天會很樂意幫這個忙。
斷風塵。算天河打斷他,你聼我說。
說什麽?難道還想狗血得對我上演「哦,不是的,我已經對那小鬼安排好了」或是「他畢竟是我的兒子,他沒有了母親我應該照顧他」的戯碼?斷風塵說。
該死的——算天河再一次提高音量,你這混蛋至少讓我把話說完!
斷風塵微笑看他,說「不」,他說「我想你得等會兒,我得給老闆掛個電話,明早我有個約會,出酒店之前我提過的,等我交代完一些事情之後我才能放下心裏包袱的來當你友好聽衆」。
話音剛落,斷風塵就踢開車門出去了。
算天河不說話。
斷風塵回頭對他喊,這車是我租的,日後我得還,所以你給我原地待著!
算天河看著他的背影,在一片光怪陸離中,邊上轉彎過來找車位的車,只是那點時間,他就沒看清斷風塵是向左還是向右消失了。
該死。他靠上方向盤。連根煙都沒有。


37.

夜深人靜,除了4米的化帶之後的公路上零星開過的車子的引聲。
斷風塵坐在一個沒有光線的角落裏,抽完這新買的第4根煙之前,他已經把自己咒駡了個遍、然後又調動了所有的理智花言巧語安慰了自己半小時「和誰過不去都不要和自己過不去,還有大把的奢侈品在等著他呢」。
他現在平靜了。雖然斷風塵不太喜歡用耳機通電話,但是他不得不說挺享受一邊接他老闆的電話一邊查看公司賬戶裏的新回款和自己卡裏的數額又上浮了多少——棄天在電話裏對說了會兒新的跨行業務的事情,然後又在他莫名的沉默中漫不經心的用電話消磨時間,是的,他老闆從不深度過問。

斷風塵說「行,我一早就會去買衣服」。
他檢查手機郵件、看見財務給他的郵件和3個客戶經理抄送來的合同文檔、當然還有落雁孤行發給他的慶功宴的狂歡視頻,低頭咯咯咯的笑,說,好的,10:15我會到中心酒店等你。看見第三封合同金額的時候,他的尾調幾乎都要飛起來了。
這個愉快純屬自然,即使現在是跟在算天河一起出來的3小時后。
斷風塵掛電話之前對棄天叨念「電話挂了之後你就別妄想找我了,明天我會準時,是的,我不忘記的,所以你記得給我的另一個塊電池充電,明天給我」。

一切都調整的不錯。沒什麽能難倒我的。斷風塵想。
他站起來,拍拍屁股準備走人。



...未完
TB: 0  |  COM: 1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BB都有了!~好現成的阿爹~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