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1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10.10.02/Sat  00:43:39

[算天河×斷風塵]中心,現代。

PS,
于霹靂片場火災我無感的情況來看,果然“霹靂”這個東西在我心裏已經浮雲了 = =

PPS,
角色,愛的還是很愛。已AU。不解釋。

躲在角落裏,我們不見天日 隨意生活。


33.


(這裡有個算天河和那個誰互動,寫不出。)



34.


斷風塵火急火燎地從外面回來,進房間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
他剛刷完門卡開了條細縫的時候就聽見一片劈里啪啦的敲鍵盤的聲音。於是,其實他覺得有種説不上來是該高興「算天河沒有獨自一個人去沙灘」還是該惱怒「這個傢伙竟然完全沒把自己寫的事情放在心上」的情緒飃上來。

他走進去,問,你一個下午都在趕論文?
算天河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翻閲著打印出來的一曡報告,說,寫完了,檢查中。
斷風塵「哦」了一聲,湊過去看了看。
那曡報告厚厚實實的估摸大概有50多頁,部分頁面標註得亂七八糟,還有些圖,不過酒店的白打印不怎麽樣,模模糊糊的,由於看著也不像表格於是他自不覺得就想「如果是分屍照片那還是就這樣讓他模糊著吧」。
他說,事情做完的話,和我一起下樓。
算天河說,是爲了你那個設計師校友麽?我們下午勾搭過了。
斷風塵看了他一眼。
算天河笑笑,說,不是你說「需要幫助可以去煩他」麽。他晃了下手裏的一曡紙,說,我想去打印論文於是就讓他帶我去商務區了,然後一起吃了頓飯。
斷風塵頓了一下,問,就這樣?
算天河合上筆記本,說,不然呢?
――應該419白天版麽?
斷風塵沒應。
――419大白天就上演了吧?
他離開靠著的低柜去開冰箱。他拿出一罐啤酒喝下去之後,終于才覺得趕路的疲勞被氣泡沖淡了點。
後來他進浴室去擰水龍頭,準備先沖洗一把然後去沙灘上的聚會――對他來說雖然很大一部分是娛樂活動,但是這裡面縂有「工作應酬」。

算天者站在門口等著裏面的人挂著條毛巾走出來。
他看著他一邊翻衣服一邊搭配,準備往身上套的時候,冷不丁的說了句,「銀鍠朱武讓我們下個月去他家吃飯」。
一如所料,斷風塵停下了手裏的動作。
他看了算天河一眼。他一聼就覺得那句話不是原版。
算天河說,你真想聼原版?
斷風塵一邊支吾了句「不用」一邊把坦克背心往脖子上拉了下去――銀鍠朱武能說什麽好話,一定是用欠揍的口吻說「記得攜帶家屬」。

氣氛莫名其妙的壓抑,就好像配合著他修改論文太專心而忘了開頂燈、於是只有幾個24小時開著的裝飾燈發出的小簇光線下的膠著、曖昧。

斷風塵公事化的問了句,那你還走不走?
算天河說,我很累,想睡覺。
其實斷風塵剛才一邊問一邊已經在整理錢包。於是他把手機揣進褲袋,說了句「那隨便你吧,反正我搭橋的任務也算完成了」,然後就往門口走。周圍的氣場就像他是要掙脫並逃避似的想去參加應酬想去完成工作。
算天河伸手把他截下來。
他趁斷風塵路過的時候從他身後抓住他,並且很快的將對方制伏――就好像他下午的時候應酬那個他不太樂意應酬的人、卻依舊嬉笑著將對方壓在欄杆上,他反扣住對方手腕,說,「警察抓人的時候通常用力是這樣的3倍,必要的時候肯定卸了你關節,如何,你想體驗麽?」。
斷風塵也不掙――在判斷了沒有生命危險的前提下,應付這種行爲和情況的最好對策就是什麽都不要做,對方很快就會覺得沒趣而直接鬆手了。話説這種提議還是算天河對他講的,幾年前他們住的那個區還很不和諧。
他身後的人的確很快鬆手了,不過放手的原因只是因爲外面有人敲門。而且門口的嗓門異常熟悉――
「斷風塵你耍什麽大牌呢,回來了就快給我出來!一群人都等著你!」。
斷風塵把手抽出來,甩了甩。去開門。
他態度惡劣,說,對我大呼小叫,你為你是誰!
對方見他正要炸毛,反而更是順勢澆油,「哼哼」笑了聲,說,沒誰,就只是你客戶的全權代理,對你大呼小叫怎麽了,我沒使喚你就算客氣了。
斷風塵很是本能的直接囘了個「滾」字。
算天河走到門口,和門外的人對了一眼,說,不是說了無所謂麽,你還特地來送還錢,這樣多見外。那個「見外」卻説得相當調侃。
斷風塵聼得直覺得發冷。
而門口那誰其實本來沒想這件事於是現在還得裝著自己就是爲了送錢來的、只是剛才和斷風塵一説話就忘記了的尷尬。
他解釋說,哦喲,你別那麽小氣啊,我們下午只是去打了兩杆而已。
斷風塵就明白了,不過他回了頭,裝作什麽都不知,問,是你贏了?幾杆?
算天河頓了頓――前一分鐘那種莫名的壓抑感似乎是假象從沒存在過一般――他看了看斷風塵,然後把錢放到口袋裏,表示「等會兒一起喝酒好了」,說,6杆吧,那場子的杆實在是很不順手。
於是斷風塵立馬說,放水的吧你。
而門口的人已經恨不得把幸災樂禍的斷風塵給剮了。


算天河跟這兩個人身後往電梯走。
低頭看見前面斷風塵踢踏著的拖鞋和腳後跟。他只覺得氣氛的確變了。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種「被挽救」的微妙錯覺,但是他也想不出來前十分鐘的對話氣氛到底是怎麽就轉向劍拔弩張的。
塌進電梯的時候,算天河看見習慣性站在右角落的斷風塵對邊上的人踢了一腳――斷風塵雖然不介意陌生人之間的肢體接觸、就工作職能來説也是個十分放得開的人,但算天河很快就察覺了,這兩個人説是校友,但何止是熟悉。
斷風塵低頭說了句「你還真會挑時間」。
邊上的人笑得很欠扁的樣子接話「也不想想你爺爺我是什麽水平什麽專業」。他說,這麽點時間你可就欠我兩個人情了啊。
斷風塵說,煩,明天請你吃飯,撐死爲止。



...tbc
TB: 0  |  COM: 0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