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1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10.09.18/Sat  01:03:16

 
[天地]羈絆 
 

主要是 啻非天 x 地者,當然正版[天地]是我的私心,一百樣地者的CP裏,天者總是要出現的,這就和小姑爺永遠會出現是一樣的高級待遇[喂]

重寫了。因爲各方面的不爽,特別是預言[我靠!怒]

我決定回頭寫 棄天x地者 的[天地]來撫慰我自己受傷的心靈 555,還是棄棄最好了
[天:你冷靜一點!]


羈絆

天者/啻非天 x 地者




地者仰面躺在一堆布裏。
穿過沉重的空氣,看見紅褐色和深紫色在眼前糾纏。漩渦深處,藍色若隱若現。

幾次戰都選擇「退兵」的情景在地者的面前兜兜轉轉。
他想起自己下跪謝罪的情形,又想起自己對天者說「為你分憂是我的天命」,這些事情不停交替出現的時候,唯一沒有浮現的卻是應該產生的愧疚——如果這個就是「分憂」的話。
地者知道選擇退兵其實天者不會責備他,但他還是跪了下去——天者倒是對此驚訝了,他扶他起來的時候,手心發燙,他能感覺到。他們相處了幾千年,但地者始終不能弄明白天者在算計什麽,不過,他也不想追根究底,他對天者的想法沒什麽興趣,他說他的天命是輔佐他,所以只要是天者說的,他都會去執行。

有一只手爬上來。把他弄醒了。
原來這種鮮亮奪目的藍色在死國並不只有天者的身上才能看見。地者一邊這樣莫名其妙的感嘆,一邊卻擡手把摸到自己脖子的手握住。

啻非天頓了一下。

地者把啻非天的手牽到嘴邊。
他伸出舌頭,舔到一塊微涼的皮膚。
於是對方的指関節用力扭曲了一下,壓在他的嘴唇上,報復似的摩擦著他的牙齒。
地者感覺到被壓迫的痛,反而順心似的把自己的手放囘原處,回到雙手放在頭側的順從狀態。

面前有個身影鮮明起來,和著空氣裏僵硬的壓迫感。有個聲音從接觸中傳來,問他——
「你不能專心點麽?」

地者眯起眼睛,他原本已經准備好正視那顆紫色的頭顱——視這種特殊情況,他應該能和冥王平等的溝通——卻感覺那個身體的重量又從胸口回下去了。慢慢的,對方的鬢角的尖梢回到了腰間、下腹。
他張了張嘴,想這種問話真難回答。
做愛這種行爲的「專心與否」,在地者眼裏和廢話沒什麽兩樣,至於「對象」……顯然不是他要去考慮的問題。
下體被口腔包裹住,熱與燥熱,從濡濕的接觸表面蒸騰上來、蔓延全身。於是地者選擇順著侵犯口腔的手指的動作,用舌尖頂著對方的指甲、指尖和指腹,在一種被口交的情欲上升的意識模糊裏,聲音從兩根沾滿唾液的手指中斷斷續續的落下來。只可惜他真的做不到忘我,和天者的身體糾纏在一起,千年來做了無數次了,他想,分心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且天者確實從來沒和他爲「這種小事」糾結過。不過很快,在交錯的情緒中,他的皮膚在僵硬的迎合中燒得發紅,燒得他頭皮發麻。畢竟這些都是意志所不能控制的。

地者知道對方就在等他開口,但他也知道不管他說什麽了,反正結果也會和現在一樣——
他鬆口了……在臨界高潮的時候,啻非天鬆口離開了,然後慢條斯理的把吞吐過的陽物托在手裏,什麽也不做,冷在空氣中。

冥王坐起來。

啻非天從地者的口腔裏抽回自己的手指,指腹和指側皮膚上還有他自己碾磨對方牙齒留下的明顯的印痕。他笑笑,突然表情又冷漠下來,把手放到自己嘴邊舔了舔。

看著地者克制著、小幅的扭動著身體。很是受用。他知道他現在渾身發燙,臨界高潮卻被硬生生的半途擱置使他所有的感知,除了意識,他都異常敏感。
啻非天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他現在還是死國祭司的一部分,還不是太習慣,這些繁瑣的布料鬆鬆垮垮的挂在身上,隨著他的來回動作和起身伏下,袖子上柔軟的毛邊展現了它們最大的價值。他剛控制這個身體的時候,覺得這身衣服真是品味低下,現在看來……他揮開一手,兩條毛邊體貼他心的從地者身上撩撥過去,對方的身體震顫了一下——還真不錯。
於是啻非天低下頭,擡手,立著指尖游離在地者胸口,忽上忽下,隱約碰觸。

細微的顫動從整個皮膚傳到指尖,再從指尖滲透進啻非天的感官。

啻非天很清楚,當他用這個身體睜眼的時候,他就看見了地者,從天者的每個細胞裏把這個關係者看的清清楚楚。當時他搜索了一下屬於自己的記憶,模糊,他想自己可能是脫離「宿体」而單獨成爲「死神」太久了,所以錯把天者的記憶當了成自己的,直到聽見地者詢問天者「爲何不維持冥王的姿態?」,才看去想,原來所謂的關係者,自己是當事人。

地者的雙手僵硬的貼在地面上。如果對方是天者,他想他大概會把他掀走,至少讓他挪開點位置,然後自行解決掉這尷尬的情況,然後囘自己的地盤,當然,他也可以選擇和對方抱在一起,他主動貼上去的時候,天者基本都會樂意回應。

像能感覺到什麽似的,啻非天在此時傾下身來。
這次,他們終于面對了面。
於是地者維持原樣。

地者在冥王透明的瞳孔裏看到他一點都想看見的自己的影子——他的影子竟然一點都不煩燥,脫離假設,因爲他本人正欲望下褪,煩躁卻成反比。
他看著眼前的紫色漩渦在浮空中打轉。

啻非天的臉貼得很近。
地者異常敏感的覺得好像連肌膚上最細小的絨毛都在臉上慢慢的交織一起。
他的呼吸變重了。
啻非天直起身來,心情似乎突然變得明朗而愉。

他對他說,「起來」。

於是地者用手肘支地撐著上半身看這個所謂的「死國希望」。

啻非天無疑是好看的——畢竟他現在有著一張天者的臉——他身上的白色和深紫色,像幽鬼一樣的能抓住欣賞者的視線。可惜的只是看著他的地者完全沒有欣賞的心思,於是就只是公式化的看過去,和他站在雲端裏看死國塵土翻滾、跑去餞道視察工程、甚至是在不毛礦坑看吊屍……僅是客體的區別。

他握起他的手。
地者的重心往一側靠了過去。啻非天的拇指在他的手腕上磨來磨去,玩味似的。
對方突然問了句,「需要天者麽?」。

地者放低了視線,並不説話。

啻非天輕聲冷笑了聲,他扔開地者的手,說,轉過去。

地者翻過身,撐在一堆自己脫下的布裏。
他翻身之餘順手把鬆散的頭髮梳理得垂到頭的一側,讓整個背脊完全裸露在空氣中。
其實啻非天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真的存著期待地者對於他還會有這般體貼的主動——這種行爲在相互愛慕的人之間就是一種邀請了。
他不否認他這時竊喜了,並有那麽點反省自己剛才的行爲可能著實過分了些,特別是地者現在把頭壓得很低,他看不見他的表情,只能看到臉部輪廓和陰影,他想這是自己給他造型的不可反抗力的結果,雖然他也想到,或許天者和地者之間就一直這樣,已成習慣。

然而地者只是看著地面琢磨著剛才的問話——
「需要天者麽」?
這個問題其實已經在他大腦深處糾結過無數次,只是他從來不願意爲此陷入糾結,所以面對天者,他縂使表現出「你的決定我自當全力支持」的忠誠;面對死國生物對天者的挑釁,他都會挺身在前、然後用一貫的「不可置疑天之言」來做表態。

他想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抱著什麽樣的心態和天者說「爲什麽不維持冥王的姿態」了,雖然天者當時沒有發洩出來、并說著「暫且沒有必要」,但他知道他很不高興。
誰都不喜歡對方透過自己看另一個人,就算站在面前的是個討厭的傢伙,更何況天者,他完全不能接受有人忽視自己,忽視他的人還是那個幾千年都束縛在一起的地者。於是糟糕的假設一直在惡性疊加。
後來,他感覺到背上有一只手,用力的撫摸他。這感覺和剛才半恍惚中感覺到的刺激相差甚大。力量堅實,像是希望能通過掌心、通過皮膚,在狠狠地確認著什麽。

啻非天緩慢的摸到了地者的后頸,來回廝磨了幾下,施加了點力道把對方的頭壓了下去。
地者的臉埋進地上的一團衣服裏的時候,因感受到大腿内側被指尖划過的鮮明刺激而顫抖起來。欲望的溫度又從底處回升。
他的意識從充斥著天者相關的信息中閃回來,沉浸到一種熟悉的、放任的、和這個擁有天者一樣的臉但卻是其他人而產生的微妙狀態中。

啻非天往後稍退了些。
他依照著意識中浮現的撩撥手段——顯然另一個主角原本是天者——用指甲在對方的敏感處遊戲,直到在他眼中,他感覺地者的皮膚在暗壓抑的空氣中透著青白色的光,於是索性欺到他身上去,一邊按捏著對方的乳尖,一邊慢慢地調整位置。堅挺的欲望順著之前手指的路徑嬉戲了一遍,滾燙的硬物頂端貼著地者大腿内側慢慢地摩擦到后穴的入口。他很不好受,卻依舊舒展著自己的脖子,優雅的把自己的頭顱靠上地者的肩。

地者想囘看一眼,無奈對方的臉和自己貼得太近,反而不能偏移半點。
微妙的距離。中間隔著一層髮。悉悉索索的瘙癢著。

有種熟悉的感覺浮上來,無法解釋。

而這种相同的感覺在啻非天心裏也浮上來。

他聽見耳邊的炙熱的呼吸,間或中,聽見對方說,「不可思議」。

啻非天慢慢仰起頭,好像穿過眼前的浮躁能看到什麽真實。他的聲音鬼幽鬼幽的從喉嚨裏飃出來,自言自語,說著「啊,原來如此,啊,原來如此」。然後突然瘋了似的一把抓緊地者的肩,借力的讓自己的硬物捅進對方的後穴窄道,大力的抽送起來。
「……呃啊……」
地者毫無預計的被啻非天的指尖深深刺透左肩。他身上還背負著一個懶散的重量,險些支持不住。他撐在地面的手不住顫抖。之前被生生截斷發洩的煩躁感在劇烈的撞擊下被抨擊的煙消雲散,他口感舌燥的聼著啻非天在他耳邊歇斯底里的重復「天者」、「天者」,於是索性就著冥王施在他肩上的強硬壓力把整個臉埋進衣服裏。

地者伏下頭去的姿勢倒是給了啻非天不小的歡愉的刺激。
不論是否故意,這種提高重心、擡高臀部的行爲,後果就是讓啻非天能更深的進入,並且是暢快的進入。
啻非天當然對此很享用,他嘴角帶了點輕佻的笑意猛地進行了一小段加速抽送,不過來回數十次即將到高潮的時候,卻又停了下來,而且是立刻。
地者的喘息都變得沙啞起來。但啻非天倒是寧願自己深刻厭惡的汗水沿著臉的輪廓游走、滴下,也不想讓這樣快的就結束、得到解放。彼此都一樣。

啻非天鬆開對地者的肩的鉗制,帶血的手指隔著扭曲了的髮摸上地者的下顎。
他把他的臉托起來,幾乎咬牙切齒——他恨死這群叛徒了!這些長著翅膀的天族算什麽!神權之下,不過是些低等的生物罷了,卻一遍說著「神權是希望」,一遍做著封印他冥王的勾當,莫名其妙的選出了所謂的「聆聽並傳達神之語的祭司」,莫名其妙的追隨了那些祭司的屁話,於是他這個冥王輪回了一次又一次,直到這個種族出現了個可以駕馭神權力量的祭司,也就是現在死國的天者,才讓他真正的臨世,還是不得不和天者合體的非獨立体。
這些破碎得亂七八糟的記憶碎片忽然之像洪水一般的湧上來,激烈有力的沖刷著天者這個祭祀對他禁錮時所模糊掉的歷史。
啻非天越想越憤恨,他掐住地者的咽喉,一個挺身頂到更深處。
身下的人毫無預計的嘶叫出聲。

冥王把地者的臉扳過來,強制在一個彆扭的角度和自己相視。
他問他——
「你,需要天者嗎?」

竟然又囘到原點。地者這樣想著。充滿了無聊的情感,還有不削。

但啻非天從地者的眼睛裏看見一絲輕蔑與憤怒。
這個發現令他瞬間溢出驚喜,並且,他對此發現確信不疑,即使他和地者相處了不過幾天,而天地二人在死國對著白空間就已經有數千年。

脖子彆扭的程度讓地者幾乎發不出聲音。
啻非天見他難耐的動了動嘴唇,於是立刻放開了他的下顎。
對於整理、組織這個他覺得很無聊但是被追尋的問題的詞彙,地者更想弄明白相關「天者」的問題有必要在做愛的時候討論麽,如果這場性中有愛的話——他很想翻身,雖然面對面的姿勢應該會在完事之後腰更痛,不過至少説起話來比較方便——但開口的時候卻說了句「你才是死國的希望」。
後來,下體的撞擊減少了。地者感到對方的硬物逐漸退出的時候第一次想要為了「慾求不滿」這等事情爆粗——至少天者不會如此一而再的讓他陷入這等慾求不滿的境地,就這點來説,天者確實是個體貼的人,對他如此,對別人怎麽與他無關——顯然他不會真的開口。而當他緩過暈眩和失重的些許驚訝時,他已經兩腿分開靠在啻非天的身側,和他面對面。
「呀……啊……」地者忍不住仰著頭,眼尾餘光看見啻非天弓起背。
他們相接觸的肌膚觸感告訴他,啻非天再把他反轉之後很快的就扶著自己的分身找到剛才的包容處,好像理所當然的又埋進了他的身體。

地者擡手,有手臂遮住了眼睛。啻非天意外的沒有去撥開他。

他有點不耐煩。
「想和我討論天者的話,變囘天者不是更有效?」
他被用力的撞擊到。
於是只能「哼」了一聲。卻,短小,輕細,像是被戳到痛處的小動物的哽咽。

啻非天根本不需要去威脅,他俯身去摸地者的臉。
於是在他當作自然的把地者的身體彎曲到一個彆扭的角度的過程中——這樣他才能舔到他的牙齒——享受著地者喉嚨裏斷斷續續的對這种不舒適的輕微抵觸。

他只好伸手環住他的肩膀。

地者伸出舌頭去勾引冥王的舌頭,雙腿環緊對方的腰還主動搖擺起來。
啻非天將雙手插進地者的髮。
地者因爲頭皮的疼痛時不時的有些不滿的聲音。
啻非天抓得很緊,因爲他正在充滿恨、痛恨和仇恨的情緒中享受著。
——他認爲「這是天者的待遇」。

地者眯著眼睛,啻非天的臉和他貼的太近,反而一片白色,什麽都看不清了,但他從不誤認、以爲對方是天者——「天者」和「冥王」這兩個身份對於地者而言永遠不會搞錯。
他不想去糾結「需要天者與否」的問題,是因爲,每當他離開天者身邊獨自站在死國塵土翻滾的邊境反省他對天者說「為你分憂是我的天命」的時候,他會不削的輕笑,他想,如果你不是死國的祭司不是「天者」這個身份,或許早死在他手裏,或是死在別處別人手裏,不過這將都和他沒關係。只是現在,他的天命是「輔佐天者」,而「天者」這個位置的天命者正好是現在的天者罷了,所以他們數千年都在一起。

地者閉上眼睛。
冥王的耳語似乎有種神奇的力量,能把人深埋的玩笑心態都勾引起來。
他突然想——其實已經想了千萬次——天命注定「只要他地者活著,天者就一定能活得更好」……只可惜確實沒什麽人能殺得了自己,那麽他就要永遠為這個天者分憂解擾。
隔了一會兒,他像小動物似的乖順的用額頭蹭了蹭抱著他的人的臉頰。

這和如此般的曖昧交合是十萬八千里的相背。啻非天怔了一下。
他放開了手,輕輕的撫摸地者發亮的髮。
他說,我不逼你了,你需不需要天者我盡量不去糾結。

地者把頭埋在還沒和天者相互獨立的啻非天的頸窩。他的微笑十分好看。
他說,讓他消失。

「嗯?」

地者說,
只要天者還活著一天,他都是要爲了天者的希望、命令或是「一不小心」而去死的,
所以,如果你想我留下,
唯有盡可能快的離開天者的控制……

「在他讓我去死之前,讓他消失。」




TB: 0  |  COM: 0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