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1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10.04.29/Thu  04:54:02

黃泉中心。黃羅。家常。月族三兄弟。異度魔界醬油。
(私心)棄天x羅喉,不過棄棄CP我有潔癖,於是[棄羅]擦邊球。

最近腦内過度,愛上黃泉小朋友了<<<<大概是小朋友的關係我才愛的,大概。。。
不過天都的人和現在的人我都沒有什麽愛,而且黃泉/夜麟劇情不有趣的多 = =,所以還是決定讓最有愛的異度魔界來醬油=v= ,而且我覺得黃泉碰上表弟或是表哥都會很搞~~主要是黃泉小朋友不搞就沒意思了 =。=

自娛自樂用。叫鴿子血“少年”只是因爲比較順口,而且在羅喉眼裏...他也算小朋友吧...
主要是,黃泉好適合鴿子血~~ =w=




鴿子血少年

黃泉中心。黃泉x羅喉。異度魔界醬油。



1. 關於鴿子血「少年」,和他的周圍。

「天都」是幹什麼的,沒有人外人能說得清楚,在裏面工作的人如果不是在集團中心做事那基本也很難給別人解釋,通常最方便的理解就是它是個投資公司,自己不研發產品,其實天都也是有部分自有實業,只不過它佔整個天都的很小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天都的第二把手是個很RP的年輕人,長的算好的,就是眼睛有點小,不過也就是因為眼睛小,於是多了些特殊的邪氣——辦公室聊和八卦雜誌是這樣形容的,有些新銳的財經專訪的確也這麽寫。
年輕人的嗜好不太符合他的身份,說不符合主要是相對于他的興趣來説他的年齡小了,但很符合他長相,他最大的嗜好是收集「鴿子血」,由於他本身手段算得上高杆同時在天都地位又處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好地方,於是經常利用職務之便(有時是不便的)去各地收集「鴿子血」。他把它們送給他的情人,也就是他老闆,其實也就是左口袋出右口袋進、放在自己家裡,於是這些鴿血般猩紅的收藏品從一個盒子到一個展示櫃再到一個玻璃櫥再到現在他把自家地下室的東西扔了乾淨做了個全透明展示廳,專門堆他那些相中的四處搜來的極豔極豔的紅寶石——除了皇家和博物館,基本上他能獲得消息的能用錢買到的他都放家裡了,裡面最珍貴的是一枚戒指,雖然那顆石頭不算自己所有藏品中的最上乘,不過好歹是人家教皇手指上套過的並傳了好幾世,他費盡心機(甚至頂著他老闆鄙視硬磨到了10天假期)最終得手於是貢在整幢屋子風水最好處,還給戒子改名換姓了叫「羅喉戒璽」,雖然他老闆覺得實在囧,從沒帶過。

嗯,忘指名道姓了。這個年輕人叫黃泉。
站在天都立場,他是個「來歷不明」的人。
把……或說能把黃泉這麽個人放在舉足輕重位置的人,天都就一個——黃泉的老闆,叫羅喉。

羅喉是天都的話事人。
基本上羅喉=天都,不過天都=羅喉+黃泉,這實在是因為「天都」倒羅喉手上之後不知算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從量變到質變的必然趨勢還是只是個天上掉下來餡餅,它從一個地域性融資機構變成了一個,嗯,有個官方訪談時別人稱「集團」但是到了民間就變成了「財閥」的東西之後,整個天都有太多亂七八糟的事情,因此就需要有個人把上至發展戰略前期研究下至行政部開會決定進哪個公司的哪個紙張到集團辦公用之類的事情全給他處理了,他才有精力去研究別人和領導天都,於是,「那麼一個人」就是原先有家被他沒意識到的時候就莫名其妙搞的倒閉的裡面的幽靈員工黃泉了——當時他連「黃泉」都不是。
中間過程有點拍電視劇,暫時不提。


2. 還沒有介紹日常就將要發生變故,簡單來說就是「可能是鋪墊」

黃泉一直覺得日子就那麼過了,再也沒有比每天上班和人八卦下班和老闆調情然後情人出差自己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對著他親愛的「鴿子血」呵一口氣然後擦擦擦更美妙的生活了。直到一日,羅喉出差回來對他說,給你介紹個人新老闆。黃泉只聽到「吧嗒」一聲。他手裡的那顆15.8克拉「熔岩之心」落到地上,還滾了兩圈。他看見羅喉身後站了個人——那個人看上去就很囧(喂)——羅喉介紹說,合夥人,棄天。


3. 某一天上班時間

在天都總部工作兩周以上的外場人員都不難發現黃泉上班比老闆來得晚平均2小時——而且他即不打卡也不按指紋,只有要進入重要工作區域的時候才會勉爲其難的擡起他尊貴的手,電話裏面的負責人出來開門——因爲一直都是這樣,似乎從「天都」有黃泉這麽個名字開始這個第二把手的人縂負責人就一直是中午進公司,於是對前臺工作的幾個換了第N批的小姐來説,當然她們也代代相傳,這位有爲的青年才俊一定是每天都去同城的分支機構或是分公司或是子企業視察了一圈再來中心報到的,他會盡量趕在中午的時候回來和老闆吃個飯,以便在員工餐廳裏一邊端盤子一邊就能討論工作以提高工作效率。

黃泉去頂樓找羅喉,剛到門口,就有一個人竄到他面前遞上了個文件夾。
他掃了幾個關鍵字。這個項目其實已經開始下生産綫了,談妥的時候又有加了幾個小條款——黃泉記得上半月的例會有提到過——不過沒什麽影響,雙方第一次合作,給別人點便宜也「天都」不是沒有這個度量。
他接過筆,簽了字,說,羅喉不在麽?
經理說,不在。
黃泉瞥了他一眼,心想這個傢伙一定在想「怎麽會問出這種蠢話,要是羅喉在這個文件早就已經快遞出去了」。剛自嘲完,他的嘴角就已經要抽搐了。他想怎麽沒一個能讀空氣的。
這個時候秘書的聲音過來了。「10點的時候君曼睩小姐的大學來了個電話,老闆就走了」。她一邊查看著桌面的記事紀錄一邊說。
黃泉則是一邊心想「好歹你對得住發你的工錢」一邊說,哦,知道了,他有交代什麽?
秘書笑笑,說,有阿,他說他下午不回來了,還有,三點半的會你決策一下,最後就是他讓你晚上別遲到,說是新發展期的合作方那邊有帶人過來所以你也要去。
黃泉在心裏重重「切」了一聲——不僅要來新老闆,還要來新的班子麽。他心想「羅喉你這個老闆怎麽當的阿」,他倒是一點也沒換位思考,直接全腦内了。
秘書喝著剛從茶歇區端出來的熱可可,她看了黃泉一眼,戳了戳他的肩膀,說,對了,半小時前你弟弟來了,我讓他在你辦公室等你。
黃泉離開轉去自己辦公室前故意對說,羅喉一不在就躲休息區,你也稍微注意點啊。
秘書笑笑,說,這層樓就你們倆老闆啊。眼帶桃花地看過去,說,你會說麽?
黃泉嘴角一撇,說,別每次樓下上來找你你不在的時候都用「剛才黃泉叫我去辦事」那套。
秘書還是笑。這次笑得更美了。
每到這種時候,黃泉就會有那麽點後悔自己建議羅喉並自己去面來一個前職業是黃金業務員現在算是積蓄有個好些就想進個大公司做做内部支持不再主力跑外場的人來做秘書——而且這個職位其實還算是這個樓層的行政主管——而且還是個美女。
他擺了擺手,交待說「下午開會的資料兩點前給我就行」。
她給了「OK」的手勢。
然後黃泉就一本正經的轉進自己辦公室去見他那個每次都令他心情愉的唯一的小弟了。




tbc
TB: 0  |  COM: 0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