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9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10.01.24/Sun  17:45:25

算天河x斷風塵 中心。現代。
可能(不是可能= =)...這個本意就是隨著心亂來結果變成日常於是不知未來...
...所以,好像行文風格又有變了...算了,隨他去吧...

對著棄棄比一個v~~






躲在角落裏,我們不見天日 隨意生活。




30.


斷風塵半夜渴得不行,實在熬不住了,於是伸手抹了一把臉決定睜眼,然後習慣性去抓床頭的手機,檢查郵件——在他沒時間去注意消息的幾個小時前,有封算天河發過來的郵件——差點沒把他驚得跳起來。
「主題:無
文本:不知道你在哪裏,算不了時差。回電我。」
靠,真是言簡意賅。斷風塵抓了抓頭髮,轉頭看了看邊上的人。他的腰既沒力又大腦沒睡醒,下床的時候差點就跪了下來。低聲罵了一句,抓了件浴衣披了就去衛生間沖了把臉,然後他就清醒了。順手帶了杯白開水到陽臺邊。
-是我。
-嗯,說。
-……,說你的頭啊,是你叫我回電你啊。
斷風塵吼完回頭看了看。然後拉了陽臺的玻璃門,把自己関在外面。
-哦。
算天河就囘了一個字。他打完最後10個字,點了保存、點了打印、點了関檔,終于多發了幾個音。他說,剛才我在寫報告。
-哦,寫完了?現在那裏7點多吧,工作正常?
-Mmmm…還可以,最近比較常規,你那裏幾點。
-半夜,不過正好醒過來就正好電話你了。
-哦。
斷風塵真不知道這種電話怎麽會進行的。他身為「黃金業務員」,平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打開話匣時說得比唱得還順溜。但是他和算天河電話……認識到現在是年多,還真都沒有幾個超過1分鐘的。
算天河把報告裝訂好,交給站在門口等的警員,報告上面壓了張N次貼——「先交過去,過10分鐘207-C開會」。然後轉身帶上門。
-斷風塵,你還在不在?
-廢話,我等你答覆啊,少爺。
斷風塵突然想到之前那個「嬌貴」,於是一口「少爺」也叫得好玩了。
算天河笑了笑,沒發聲。
-喂,你到底請了假沒有啊。
-我是說「有空再議」,你欠人情?喜歡替還你人情債的人排隊兩條街吧。
-是啊,所以需要你人情麽,就是上次和你說的事情,你就當出來度假再順手點限定版回去不就行了,反正你不是挺喜歡這個牌子的麽。
算天河在那頭沉默了一會兒。
斷風塵也沒説話。
-這次你的提成多少點?
-都說是我那個老同學相見而已好幾遍了吧,只是正好都湊一起,信不信隨你了……比平時多7個點。
-你不會吵到別人麽,剛才說你那裏半夜吧。
斷風塵真想把人從電話裏拉過來踹兩腳再踢囘海那邊,不過經提醒,他還是回頭看了房間裏面。不看不要緊。結果看見房間裏開著電視機,棄天靠一邊在喝酒。他對電話扔了句「等下」。他拉開落地窗,蓋了手機話筒,對裏面說,開著放點冷氣,熱。
棄天也不管他。
斷風塵癟了下嘴。
-ok了,但是這裡有點熱。
-赤道附近嘛,申請我交了,不過至於批在下周哪天要排期,我要開會了。
-行,確定之後給我郵件,我安排人接你。
斷風塵把電話塞到浴衣口袋,進去把喝剩的白開水倒進水槽,從冰箱裏拿了罐啤酒。他說,三更半夜走來走去你想嚇死人阿。
棄天說,是因爲你很吵。
斷風塵本來想說「是我讓你過來的麽,你房間窗景不好麽,單套啊這是」。
棄天說,你要調人過來跟項目?哪個人?
斷風塵立囘,不是,私事。他也沒多想,補道,我那個同學想見。



31.


太陽底下有個人埋在沙子裏,突然發覺肚子上的沙子疾速下沉。他睜開眼睛看見一個人影,那個人把他遮臉的太陽傘撤了,於是他眼睛發花是其一,那個人整個就是大反光乃其二,他眯眼了很久,把自己從沙冢中扭出來。
他咂了下舌,說,切,棄縂你別遷怒我啊,我正在為晚上見面作準備。他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說,時時尋找心動的感覺才能永葆青春呀。說完一咧嘴,拍上棄天的肩,補道,榜樣這裡有個,你身邊那個是榜樣中的榜樣。
棄天斜了他一眼,把他手從肩上打掉,說了句「搞不懂你們」。
結果他伸直了兩根手指,對棄天比了個V。


斷風塵刷了卡,然後一腳踢開13B-09的門。
他把買來的冰寳帖扔上床,說,嬌貴吧你,還中暑!
面帶笑容,一字一重音。說完,把半杯水敲在床邊矮柜上。
算天河爬起來,抽了張貼壓額頭上。
他說,你倒是試試看溫差40度然後被太陽烤3小時。
斷風塵說,帶電腦來做什麽,你不是說工作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麽?
算天河心想「你以爲我是你啊,說休息就休息,說度假就度假」,說,大學的研究,因爲下半年出了很多狀況,所以同意我延遲,我和上面說想靜心一點完成才批的假,還不帶薪的。
斷風塵笑笑,說,行了,不管休了幾天你的薪水我雙倍發你。
算天河走到陽臺去。落地窗的門一直開著,空調溫控18度,強風,於是陽臺上也不熱。溫度正好,風力也正好。
他說,風景不錯啊,這裡,你們出差還真懂得享受。
門牌號碼07號-16號都是正對環礁的海景的單套間。
斷風塵心想「你這不廢話,我房間啊,我是誰啊」,問,好點了吧,要不要吃點什麽?這邊的習慣都是9點晚飯,我記得你是不吃飛機上的東西的吧。
算天河說了句「不用」,然後接過斷風塵遞過來的煙,轉身趴在煙臺欄杆邊。
斷風塵一邊嘀咕了一下,然後也靠了過去。
他說,這裡是旅遊勝地,最近又旺季,所以沒有臨時空房,要麽過兩天再幫你看看,要麽你暫住這裡我也不介意。
算天河瞥了一眼,笑說,行啊,反正套房,你睡客廳沙發我沒意見。
斷風塵沒搭理。他說,好像很久沒有這樣看風景了。
算天河應了一聲,然後說,你那個41層的公寓風景是很好,不過上面風很大,沒風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數。
他們也沒一起住過很久。這個事實被默契的迴避了,卻又微妙的點到了。
隔了一會兒,算天河突然開口,說,對了,想起一件事要和你說,嗯,算是你應該知道比較好吧。
斷風塵「哦」了一聲,說,別拐彎抹角的,我不在的時候你連性子都轉了?
算天河心想「真欠揍」,開口倒是平靜得很,說,你對那個孟白還有印象麽?
斷風塵撇了一下嘴,沒答。
算天河看了他一眼,接著說,上個月帶銀鍠朱武去看房子的時候遇到了,然後麽……你也清楚銀鍠朱武閑得慌的時候是怎麽個人品的,不過沒事。——斷風塵這時其實在想「別説有麻煩,就是出人命都和我無關,我可有出入境紀錄證明的」——算天河解釋說,因爲……畢竟和你那個支援紅十字工作的未婚妻有點關係吧,所以和你說下,雖然不知道那位便利店小哥會不會雞婆,總之你知道麽也能有個心理準備,萬一她找你。
沉默了一會兒,斷風塵開口,問,沒了?
算天河看看他,側身摸了煙灰缸放到手邊,然後把煙頭掐滅了,說,沒了。
斷風塵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說,別是個認識的人就說和我有關係,我們沒關係,謝謝。——算天河這個時候想到的是「敢情之前搞了人家的是你的克隆体啊」——斷風塵頓了一會兒,又說,我不結婚了,所以我和緋羽怨姬現在沒關係,我們是路人,以後別放一起說。
這點,算天河倒是當真沒有料到。
斷風塵說,你這樣看我做什麽。
算天河側了一下頭,說,沒。
他把額頭上的冰寳帖撕下來,暫時放煙缸邊,去摸自己的煙盒的時候感嘆了句「舒服多了」。他說,怎麽了?當時搞得排場還挺大的啊。
斷風塵說,都大半年前的事情了好吧。
算天河說,聼口氣好象解決的時候不太順利?
斷風塵看看他,不耐煩、不耐煩,說,轉移話題,轉移話題。
他抽了支煙出來,在護欄臺面上嗒嗒嗒的敲。
算天河看著,說,好啊。
結果他什麽也沒說,伸手壓著斷風塵的後腦勺,就親了過去。

他問,那這幾天你住哪兒?
斷風塵看樓下,看見他老闆的周圍氣場可能快要被他那同學唧唧歪歪的搞毛了,心情指數直綫升,卻是聳了下肩,委屈道,老闆阿同學阿還有幾個客戶阿都可以,我還算搶手的,你不用在意。
算天河輕嘆了口氣,舔了一下上唇,說,等會兒再找你算賬。

他們在沒有相互說「啊,前些日子很愉快,不過byebye」的前提下分開兩月,而且分開之前斷風塵說的是「出個差,三個禮拜就回」,結果呢,算天河還心不甘情不願的代替了應該回來的斷風塵應酬了銀鍠朱武整整一個月——雖然就本身認識好幾年的情分來説也很應該。不管是不是有點不爽、有點不,還是有點小寂寞,兩個人都很有默契的延續了它,變成了一個舌吻。



32.


斷風塵被電話叫出去之後半小時,房門被敲,送來一份龍蝦刺身和一罐illy咖啡粉,説是room service,「應要求準備了雙倍的芥末」。

算天河沖了咖啡,拿起盤子上附著的一張酒店天藍色便簽卡。

「22:30聚會。沙灘No.19區。
我現在有事,不在酒店。

PS,那個誰住18-11,需要幫助可以去煩他,
沒的話,大家晚上見。」




...tbc




----------------------------------------------------------
越來越把斷xx的財務收支當自己收入平衡的小姑爺[感淚]
TB: 0  |  COM: 0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