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9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10.01.17/Sun  22:09:18

算天河x斷風塵 中心。現代。

越來越生活,如果有太多霹靂名字出現,反而不日常了,所以還是不要強求,非必要/私心時就用ABCD...
越來越口水。我卻越來越萌了。






躲在角落裏,我們不見天日 隨意生活。




27.


藍天。碧海。白沙。
最美的風景當數那些穿著泳衣在太陽底下走來走去帥哥和蹦來蹦去的美女。

斷風塵躺太陽傘下面,一邊看書一邊看海景,「出差公幹」這四個大字早已被扔去了西伯利亞——由於對方在走合同的流程上出現了點問題,他已經一連十幾天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後下午是在海邊無所事事的曬太陽。
那個給這次合作牽綫搭橋的主設計師,他的大學同學看見他,於是老遠跑過來,往邊上一坐,他本來想嘲兩句「你一會兒低頭看書一會兒扭頭看人,脖子不累的麽」,結果看見小桌上放著水果放著色拉放著一杯蘇打水,於是瞥了一眼,說,你真的啊。
斷風塵漫不經心「嗯」了一聲,突然想到什麽死的聲音拔高,說,你這傢伙活膩了哪壺不開提哪壺!吼完就把書合了往他頭上打過去。
對方擋了一下,書在他的二頭肌上砸了個紅印。他說,靠,下手那麽重,還好我躲了,不然腦子就被你砸殘了,知道你丟了這合同你老闆不會怎麽地你,但我還要收著這職位方便逍遙快活,你積點行不行!
斷風塵無視他。他糾結著他的腹肌呢,哪有心思管別人的腦子。
對面的人真心地說,你真的不用減,本來你就不合標準了,附加你都30+了,老早不在正常範圍。其實他心想的是,你丫的還說要減,要不是認識你那麽多年,直要罵「你真他媽的虛僞!」。
斷風塵計算著最近怎麽過的日子,的確是因爲好幾個突發事件,比如從算天河家中失火之後忙著搬家、然後是要命的食物中毒、後來棄天過來看財務狀況結果莫名其妙的就被多壓了10%的指標額,中間加班N次,最後就是來這裡談合作了,是了,他現在想起來他好像是有連著兩個月沒有去健身中心了——自從那次算天河出院之後兩個去那裏打了場只有45分鐘的壁毬,他就沒(時間)再去過了。他想他的工作強度沒理由不掉肉反而長的。但是聽見棄天對他說「抱起來舒服點了」的時候,摸的人倒是覺得挺滿意,結果被摸到的斷風塵猶如被雷劈了似的,心碎得劈里啪啦。
你糾結夠了沒。對面盤坐著的設計師出聲說,你小子好事都佔盡了,還縂糾結,你讓我們這些平凡人士怎麽過日子。
斷風塵順口就是一句「你也敢說自己平凡,臉皮厚到火星了吧你」。
對方抓了一把沙子往斷風塵方向扔過去,人倒沒灑到,力道太大,全數掉進後面的水果、色拉和蘇打水裏去了。斷風塵一腳踢翻他。他滾了兩圈,斷風塵追到太陽底下,說著「媽的,你造反了你」,接連踩了好幾下。
後來,這位同學抓了斷風塵地手腕想把他按進沙裏,沒想到斷風塵被抓了之後反過來用力倒是把人拉起來了,於是只好作罷。
他說,踩了兩腳你心情好點了吧,有錢人真難伺候。
斷風塵把衣服上的沙子抖了去,皺了皺眉,低聲說,你無不無聊啊。
兩人往酒店方向回去。
邊上的人說,我沒想到那個曌云裳跟你都有關係。
斷風塵說,謝謝,我和她沒關係。
他朋友說,經營頂級酒店和運營展會的圈子才多大,那批人是我老闆自己的定的名單,工作圈子裏別亂搞,向我學習學習。
斷風塵聽見那個「向我學習學習」倒是把頭轉過去看了一眼。
他們走過大廳服務臺的時候,斷風塵被一個女聲叫住。
邊上的人看了看,說,那我先去選一張桌子。
斷風塵頓了一下,說,行,10分鐘之後我過去找你。



28.


算天河在反省。他深刻的覺得自己當時一定被不幹淨的東西附身了所以才會相信朱武的話。那可是閑得沒事做的銀鍠朱武嘴巴裏說出來的話阿!什麽「我表弟過來是因爲斷風塵被開了」,於是拿到帳單的時候他一個「順手」就把賬單清了,還把公寓明年的管理費也交了。
於是他現在不得不接受銀鍠朱武「笑嘻嘻」的關懷。
他說,我說他被開了又沒說他失業了,年輕人就是衝動,要聼人把話講完啊。
算天河說,一句話斷開20天補完整,中間怎麽不憋死你。
銀鍠朱武也不氣,說,人老了記憶就不行了唄。
算天河又開始迅速的後悔自己不夠淡定了,於是摸了香煙出來,點打火機。
辦公室裏很快的充滿了煙味。算天河的心裏終于平靜了點。他實在是搞不懂,銀鍠朱武你和伏嬰師對賬談交接,叫我陪著作什麽。
銀鍠朱武說,因爲這裡的幾個主管說,看見你就像看見小老闆一樣親切。
算天河一時不夠淡定,把煙頭扔了過去。
對方一躲,火星落到地毯上。
銀鍠朱武迅速撿起來扔煙灰缸,說,差點燒起來。
算天河自覺剛才是過分了點,幸好雖然是隨便一掐但也滅的差不多,於是說,行了行了,1點了,可以去吃飯了吧,你下午4點飛機。
銀鍠朱武說,哎喲,趕我啊。
算天河說,是誰說要回去和老婆一起新年的阿。
他心想,給你車不開、有你表弟不用,天天拉我免費司機你也真好意思。
銀鍠朱武笑著擺擺手,說,行了行了,月初擕家眷來我家年會就是。
算天河瞥了他一眼,心想,你們這些人都什麽毛病,縂覺得説請假就能請假的,我是公務員,公務員啊!媽的,別老拿你們這種自發自己工錢的規矩扔我身上。他說,沒案子就盡量。口吻淡然。
銀鍠朱武出門往車裏穿的時候,嘰歪了一句,「真冷啊」。
他說,斷風塵去吹海風去曬太陽真是慕死人了,還不用他錢的。
算天河心想「過個冬天哪有那麽多廢話」。
上車,點煙,拉檔。
他說,去赤道邊上待三個月,我寧願在極點被凍成乾屍。
銀鍠朱武立馬提了個八度,叫道,呃啊!冷死人了!

車子飛也似的過去了。
天空下著毛毛雨,時不時飃點雪籽下來。凍得很。



29.


二十分鈡之後,斷風塵出現了。
進了球房看見他朋友在十一點的方向,吸煙區,和他揮手。邊上還有兩個女的,一個拿著球杆,像是陪練,但是也沒動作。
對方見他不太爽,問,沒解決好?
斷風塵說,交給棄天去解決。他咬了支煙,點火,隔了一會兒,問,九球?
對方應聲的時候,他已經在選球杆了。
斷風塵用殼粉磨著杆頭,時不時地上下換握球杆。他覺得手感一般,沒算天河被燒掉的那個家的地下室桌子配的好用。他說「不太順手」,示意「你先」。
對面的人笑笑,說,我?清了臺面你可別心疼錢。
斷風塵說,行啊,我樂得在邊上休息呢。說完就坐了下來。
開球。7號落袋。他一邊說「你坐邊上看我清臺吧」一邊繞過半個圈,確定位置,說,你老闆挺萬能的。
斷風塵咯噔了一下,不過沒出聲理會,直到對方快要出杆,突然來了句「要是算天河來了,讓他和你打」。結果母球擦過了1號球,落了袋。他心情指數突然就升了十個百分點。順手把煙也掐滅了,走過去拍了拍朋友的肩,露出個極仗義的笑,說,真的,他職業級的,不騗你。
他推了一杆,踫到了1號,但是那球在袋口磕了兩下沒落下去,低聲「切」了一聲,不順手阿。
對方一連推進了3個球。然後說,你確定他真的會來?
這口吻令斷風塵有點小抓狂,說,死纏著我要約人過來介紹你認識的是你啊!
然後他說,不確定,他說有空就來,天氣過熱就不來。
對方推5號球沒有落袋,於是和斷風塵交換。他心裏一邊想「這裡是赤道邊上啊」一邊嗤了聲,說,聼上去挺嬌貴的。
這話讓斷風塵心裏開了朵花。他想自己怎麽就之前沒想過這麽諷刺過他呢,結果拐了個彎感嘆自己心地純良。於是,心一跳,手一抖,6號就沒推進去。
邊上傳來了不客氣地「哈哈」大笑聲,然後說,想到那誰你不淡定了啊,不行啊你不行啊,冷靜點冷靜點。
斷風塵真想一杆子戳到他後腦勺裏去。
他退到邊上,之前進來的時候就看見的那個會所的陪練就走上來和他搭話,他才意識到他們兩個男人在桌面上圍著另一個男人打太極一樣的曖昧聊,心裏油生一陣莫名其妙。他想,幸好對這裏的人來說他們講的都是外國話,聼不懂。不爽。其實是他想起來給算天河打電話的時候,他心裏是真不舒服,祈禱「千萬不要有萬一」,不然他就不是主觀心理上的不舒服了。
他掃了一眼正在瞄準9號球的男人,見他滿臉「猥瑣」——通常人覺得年輕有爲的藝術家笑起來則是又痞又帶雅,氣質獨一無二,於是說,真不知道你哪根筋搭錯了,他真會讓你有靈感,我把頭割下來給你當椅子坐。
對方笑,說,什麽話,我不就是見見麽,你緊張什麽,話鋒轉那麽快。
斷風塵心裏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兒,不過想到當時算天河口氣還算可以,應該不會有什麽意外,而且自己也說了,看他方便,不強求,他知道他最不喜歡的就是夏天。便說,行了,你別這樣看著我,他有買過你們旗下的品牌的衣服,你們溝通起來應該不會有障礙。
——這后半句話其實是他說給自己聼的。
對方問,真的?旗下哪個牌子哪年哪季類型。
斷風塵瞥了他一眼,說,我又不是他媽我怎麽知道啊,到時候你們見面,慢慢聊慢慢培養靈感不就行了。說完又補了一句,如果來的話。




...tbc
TB: 0  |  COM: 0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