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9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10.01.06/Wed  01:18:12

 
[算斷|棄斷]擬生(上) 
 

我終于將它們實體化(?)啦啊啊啊啊! CULT 注意!
預防針(的傳送門)1(圖1) 2(圖2) 3(未用存檔文)

涉及: 蟲。肉食。輕度(?)暴力。 錯別字未修。




擬生

算斷|棄斷







算天河不知道現在應該把這個「錯誤」歸咎給誰,反正他想他自己是在受到迫害。被異度魔界的魔皇迫害。
但又見不得那個傢伙的身體堆在角落裏。一點一點發黴。一點一點腐爛。
他廝磨著牙齒。覺得斷風塵遭罪完全是咎由自取。然後,自己無辜的被卷在漩渦裏,被連累。
十指病態的豎立而僵硬。在交叉的前臂上不停的扯著。皮膚開裂,但是他毫無痛覺,深深的將指甲刺進血肉裏,沿著殘痕撕扯。

嗒。水滴聲。

嗒。蟲子掉落聲。

嗒。一只蛆蟲用口液化開了斷風塵的皮膚,穿了進去。
隔了不久,陰暗裏的斷風塵的喉嚨發出了咕咕聲。好像挺滿足的。

算天河覺得他要瘋。
但他這樣想著的時候,就已經朝那個濕氣重重的角落沖過去。
嗒。一聲。一個音節。
回神的時候算天河已經不會感慨何時放開了手、何時抓過了右手邊的刀、何時剔開斷風塵的肩上突起的囊泡中了。
割開皮膚、挑出枝葉、劈斷那迅速在空氣中開出花朵然後迅速萎蔫變成肉狀的果實了。動作自然。他已經記不得把自己變得那麽反射性到底是多久,還是不多久。

算天河冷靜下來,蹲在邊上喘氣。
看見斷風塵肩上的傷口。一條血紅色的蠕蟲似的東西翻了個滾,往裏内鑽去,消失在傷口可見的皮膚處。
然後他看見皮膚突起的一指粗的痕跡慢慢的變成突起的血管粗細,然後再慢慢的消失。
於是他又聽見斷風塵的喉嚨溢出了咕咕聲,如同他在另一端的角落裏聽見的那樣。一條活的蟲子,它鑽到斷風塵的身體裏,然後被他的魔氣消化。他的身體通過這樣的方式在主人不清醒的時間給自己補充維持基本機能的養份。
讓斷風塵活著。就是他唯一的任務。
棄天帝在的時候,他五體投地的行禮,眼睛也不敢往上瞟一下。
魔皇走的時候,扔了把銀色的小刀到算天河面前。
扔下一句。斷風塵身上起了變化,就割開它。
算天河一開始的時候是不在意的,他和斷風塵混一起的時候,沒少給他處理傷勢,剔骨什麽的,他的手勢比魔毉熟練多了。他並不擔心斷風塵在他手下的生命,甚至在被命令的時候有一絲慶幸。
顯然事實並非如他想得那樣,歸根到底,算天河不了解他們異度魔界的魔皇。

斷風塵的身體的表皮時不時的突起個肉瘤。
它成長很慢,他曾經以爲是。用專門的銳物割開之後,噴出一汪褐色的體液,有時稀淡,有時粘稠。所以只能說那些東西是生長在他皮膚上的囊泡。
裏面裂開的時候,會有小小的種子。
説是小小的,因爲它在接觸空氣的那一刻會迅速的發芽。

劈開那個東西的時候,算天河也要承受「嗒」的一聲的開場告誡。
嗒。掉落下的東西,是一團肉。有血,有肌理。
魔皇說那些果子能結出一個新的斷風塵,現在這個他不喜歡,要換。接著,他嗤了一聲。運氣好的話,你們的刑期結束會很快。
於是算天河的運氣並不好。他已經顴骨突出、雙頰凹陷,但是「運氣好的」產物,到目前爲止也就只合成了大半條手臂,而且皮膚也沒長全。大部分,幾乎可以令人遺忘掉的好運之外的失敗品,就滾落在原地,或是扭動著團在不遠處,隔不了幾天,孵化出魔界的地牢不可能有的蛆蟲狀的腐生動物,再隔幾天,它們消化完了斷風塵身上掉下來的肉塊,成長變大,就爬囘他的身體,作爲養份,回到他的身體裏,被全數吸收。
大多時間,斷風塵的精神狀態都是迷迷糊糊的任他宰割。他想,也好。開始的有次他自己睡昏了沒留心對方皮膚破裂聲,等睜眼之後就已經看見斷風塵正坐在他邊上像沒事人似的,把根枝咬碎,往裏吞。那枝葉上還留著扯掉的肉塊。顯然斷風塵知道只有棄天帝留下的工具才能把那些東西從自己身上挖開,但他不知道要怎麽避及筋脈的把它們剔除掉。一瞬間,算天河想,幸好,我在。
嗒。算天河慢慢的放下了手裏的刀,他想這一切都不應該関我的事。

斷風塵的身體挺滿足的。
所以算天河能聽見斷風塵曖昧的咕咕聲。經常。
他看了他一眼。
像極了路過貧民窟的巷子中的時候,看見的那些餓昏在扔屍體呈小山堆的邊上的小鬼頭。真狼狽。真不像你。算天河伸出了手,沒碰。
但又挺合適的。他想。

另一個能聽見斷風塵的喉嚨發出這種滿意的聲音的時機,是棄天帝和他交歡的時候。
那個時候算天河跪在其他的角落裏。只有聽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斷風塵醒過來,他的雙眼視野不夠一致。左眉骨處生了個肉瘤。
他斜了下眼,隱約看見邊上有片淺紫色。
他伸出手去。
沒踫到臉的時候被感受到空氣流動而回頭的傢伙抓住了。
對方說,沒到時候。
斷風塵知道了,又要等。

把刀鋒嵌進斷風塵的臉裏,這種事情算天河做不來。
那東西像野草。野草發芽,由風決定,吹到哪,就到哪裏生根。而斷風塵皮膚下的腫瘤出現在哪裏,則由棄天帝留在他血管裏的芽決定。
當時斷風塵整張左臉就好像要再掉下另一顆頭顱來,而算天河在陰影裏。他很少站著,但那會兒就居高臨下的直在一處,動也不動。
斷風塵也沒動靜。好不容易換了側的姿勢。壓迫氣管。呼吸十次,只有一口空氣能留在肺裏。
算天河看見那個東西好像變成了斷風塵的臉,並且,它拼命的想要代替他接收空氣。他大腦深處傳來異度魔界的偉大創造者的聲音。斷風塵被嫌惡了,卻也沒被燒成灰,只是要換。聲音一直在他腦子裏盤旋,手裏還握著銳器,鋒刃嵌到了指骨裏。
完了。解脫了。要是就這麽死了,就是浪費他之前那麽多精力。混亂的文字在腦子裏。很想吼,外面有一屋子女人等著,我爲什麽要死在這裡。
嗒。落地聲。但是沒什麽東西從攤在墻邊的身體上落下來。顯然是別的。
算天河被甩飛。
那長長的瓖著金片的袍子出現了。蜿蜒在地面。
算天河背脊撞到岩壁,掉下來,吐了口紅血。
暗中,斷風塵升起被壓一側的前臂。他餓了。骨節分明,指甲尖利。就要把任何到摸到的物體生吞活剝。他想把頭上近在咫尺的食物塞進胃裏。
棄天帝飃到在地上的斷風塵的邊上。
空氣裏突然出現的異樣且熟悉的味道讓斷風塵手指的舉動停了停。
生。鮮。活物。
刺激胃部一陣痙攣,分泌酸液,只想進行「消化」這個行爲。他瞬間就要抓到臉上去。
暗角裏的算天河卻沒聽到肉塊掉落聲。嗒,這個音,沒有如預期出現。
棄天帝抓著斷風塵剛才擡著的手,把身體拉起來,靠坐到墻邊去。看見手裏的五指指尖呈紫,説明這傢伙抓過那些長在他自己身上的東西,就好像剛才他看見那些指甲掐到臉裏去。其實他是知道的,算天河有很好地執行著他的命令,如今看來只是有點小障礙。
他笑笑,說,算天河你也挺廢物的。
算天河窩在陰影裏。
棄天帝湊到斷風塵浮腫的半張臉的耳邊,說,做吧,難得清醒著。聲音不輕不響,語調不高不低。然後輕描淡寫、不著邊際的把那個突兀撫平了。挺開心。挺諷刺。
頭突然就輕鬆了。斷風塵掙開眼睛。眯成綫。他這樣看異度魔界的魔皇。
斷風塵開口,就說了一個字。餓。
算天河抱著雙臂蜷跪在一邊,只能聽見咕咕聲。
後來,他抓著自己的頭髮貼著耳朵,腦子裏都是斷風塵喉嚨裏掉下來的聲音。

斷風塵說,放手,還有,滾,別待我邊上。
算天河的心情有點糟。他放手得利落。用扔的。
自己的手打到了自己的臉。斷風塵倒是清楚的記得,自從被扔在地牢的地板上之後他基本就不太願意清醒。外面沒了通路,鬼族被隔離。而他在被封印的期間睜開眼睛只能看著青灰色的石板,即使是這種無意義的行爲消耗身體能量,於是又不得不補充養分,結果對這番循環更加的厭惡了。餓,是一種非常討厭的感受。但又沒什麽可口的東西可以吃。只有這種時刻他想願意分點心思出來,讓自己的頭腦清楚點。
算天河聽到身後細索聲。衣料的磨擦聲,斷風塵的袍子基本就只是挂在身上,他不太去打理,反正也要扔開,來回幾次之后他就嫌煩了。干枝斷裂聲,也許是路過的時候磕斷了還沒被風化乾淨的不合适的骨頭。靜了很久。聽到了嚼了硬物的咯咯聲。

算天河從沒想過他能和斷風塵扭打作一團。若在以前,或不是這種情況,他肯定被掀出去了。但他看到斷風塵爬過去把那條目前唯一有用的手臂手抓起來啃的時候,他瞬間就覺得,一定都被吃掉了,其實他早就可以脫離這臭氣衝天的鬼地方,其實他已經完成任務,其實他已經老老實實的守在牢裏,從斷風塵髒兮兮的身體裏開出的花裏挖出了個新的斷風塵,但是一定都是在自己昏沉的時候被這個傢伙沒人性的全吃了!就只剩下那條手!現在他連這麽點「遺產」也不放過!這個日子要沒完沒了了!「水雲川林」,鬼族的聖地,明明就在這些岩壁的後面!是的,就在後面!他掐著斷風塵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
斷風塵也掐著他的脖子。
四條骨瘦嶙峋的前肢相互交錯,維持微妙的平衡,誰也不能再多出一點力。
第三根手指已經咬得很碎了,可惜斷風塵還沒來得及咽下去。
相比之下,還有佔據有利位置的算天河從上而下的對他吼。
你個黴貨,知不知道那只手上我等了多久才那麽點!你他媽的再打它主義,我就把你分了!
斷風塵側頭把它們把嘴裏的東西吐了出來。又咳了兩下,免得骨頭渣戳進食道,半上不下。
他到底不是在書庫裏做研究爬上如今的地位。顯然算天河沒有把身下人的膝蓋控制住是個要命的疏忽。他猛地用膝蓋撞了他的腎。算天河失去平衡的瞬間斷風塵施力在同方向的手用力一扯,用膝蓋帶小腿動作,將整個人翻了過去。霎時兩人上下易位。
四條腿纏一起。可惜斷風塵是主控方。算天河覺得自己的左膝蓋要被夾在膝彎下的兩個人的小腿擠壓得脫了半月。易位時的雙眼看花很快被迫地只能感覺到眼前一片漆。
這樣兩人的手就都自由了。
斷風塵拍了拍算天河得臉,啪啪的流下指印、留下肉内的脂肪。
開口。你可以開始找點信仰……比如祈禱自己別先死了,看看你。他又拍了拍,像是確認招什麽。你斷氣當天我就把你撕了填胃。語調出奇的平靜。就好像曾經他對他說「這個味道不錯啊,下次再來」。言出必行。

斷風塵鬆開了手,鬆開了膝彎。
算天河聽到他磨著牙齒,撐起來喘氣的時候看斷風塵爬囘原來的位置,直接倒了下去。

那個角落太暗了。

斷風塵倒下去之後,精神狀態就又迷迷糊糊了。
期間算天河習慣性的在聽見「嗒」的一聲之後睜開眼,他看了一會兒。他走過去,把一個長在第七根肋骨和右膝蓋的囊泡剔除了。很好。他想,他看見其中一塊有用的肉,掉在地上之後往前幾天被咬斷了手指的他的救命稻草蠕動過去。附上了指骨。修復了2根手指。他大大的舒了口氣,如釋重負。
停了一會兒。算天河跪坐在斷風塵的身側。
即使如此嫺熟于切割的動作,他還是沒有辦法將鋒刃刺入斷風塵腫得更大的眉骨。到他承受的極限的時候,那個魔皇就會飃近來,高貴的鄙視他在這方面的無能。除了暴躁的發洩飢餓的情緒,斷風塵都不太願意為任何事情主動地神志清醒。即使是魔皇到來,斷風塵的聲音組成的字,最多的就是「餓」,即使是絞纏在一起,也是那個字,或是聲帶發出的滿足的咕咕聲。
於是,算天河懷著點舊、帶著點性、指腹貼著粗糙的表皮在鋼材隔開的腿外側向内側摸進去。也許是濕氣,也許是衣服的潮氣,算天河看著摸過斷風塵的手,上面有粘膩的東西,色的,看上去像是苔蘚,但是觸覺像是分泌物。
他的頭腦又要被突然轟上來的信息撐裂了。
他和他的刑罰不同。同樣作爲懲罰對象,斷風塵是個算天河手下的「被害人」。
算天河無法想明白爲什麽自己要和斷風塵一同受罰。或許,是不敢想明白。
嗒。
一條蟲子從斷風塵的小腿上的什麽地方掉下來了。算天河看不清楚掉落的源頭。
又是一聲,看見那東西用口器吸在斷風塵的皮膚上,如水蛭一般鼓了鼓,結果咬開了小腿的皮膚,扭捏著鑽了進去。
隔了僅僅一會兒,斷風塵的喉結滾了一下,發出了享用完畢的咕咕聲。
恐懼感從脊椎尾骨躥上來。算天河迅速的逃開了。回到自己一直呆著的角落,離斷風塵最遠。

斷風塵不是開玩笑的。

一片暗中的那條殘臂,汎著美好柔和的光,好似冰肌玉骨般。
算天河死死的盯住它。他想,就算想守住,斷風塵醒來這東西也是逃不過被吃掉的。
他的胃也開始咕咕的叫了。他一邊想反正這些都是從斷風塵身上掉下來的,只要斷風塵沒死就還有機會,何況時間多著呢,何況那傢伙的身體有自己的生存本能。

於是,他就爬過去了。

他要活著。必須要活著。至少不能死在飢餓的斷風塵前面。
算天河就只有這一個念頭。







...未完
TB: 0  |  COM: 2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同学,预防针引导的方向完全错误啊。。。
画就不说了,未用存文档也很克制
它们给人的感觉都是清洁的,虽然有一点点血腥
这个却是生猛的,腐败而冒泡泡的……
不愧是绸缪了很久
效果果然不同凡响~~直接抽到脑子里
我呢。私心最喜欢描写算天河的部分
。。哦冒头了啊。那Q聊。
恩,个么我们Q上说。

预防针是预防针,,,,病毒是病毒....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