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9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10.01.02/Sat  04:42:59

算天河x斷風塵 中心。現代。

本階段棄斷,並且還要[棄斷]一段時間 = =
用棄棄寫起來,真是順手阿

另,因爲沒有文所以看替換,結果不小心一替...生生蘇了小姑爺orz,某人某人都失色了...
平胸什麽的,最適合小妾了... [斷:給我滾]

再另,模板看了好幾個,還是這個順眼,題圖換了好幾個,還是小姑爺最好
最近莫名其妙的對傲嬌攻的小姑爺熊熊了





躲在角落裏,我們不見天日 隨意生活。




24.


給算天河發完郵件之後,斷風塵一邊確認著隔了三個時區的助理發來的合同草案一邊編輯word——手機屏太小了,他看的時候不得不梗著脖子,那姿勢更難受,於是他不得不隔兩分鐘就把手垂下來讓手和脖子都歇一下,並且渾身散發了著「生人勿近」的氣場,這個氣場僅僅扭曲著繞過了髮型師。
邊上突然多了一個人。
斷風塵像一只領地被侵犯、但是身體被困不能衝上去把對方幹架、於是只能「呼——呼——」的發出不爽警告聲的貓科動物,但他畢竟手機在握,於是他很想飛到那個和他説話的人的臉上去,大叫一句,「別煩我」。
出現的聲音是他頂頭上司棄天的。
他的頭不方便轉,於是往別上斜了一眼。
棄天說,你也不嫌累?
他從侍應端來的盤子裏拿了杯蘇打水。然後示意對方「我不用什麽服務」。
斷風塵故意當作聼不懂,回話說,嫌啊,但是我嫌有毛麽用,我嫌棄了合同你會自己改麽。他在「保存」菜單上按了確定,將這個奮鬥了2小時的手機抛給隔壁,說,下次請發回去讓你助理自己做,煩人。
棄天笑說,我的助理不就是你麽。
斷風塵習慣了,接話説,可以啊,不過我很貴。
棄天也沒接著想點什麽話接下去,他問,還要多久。
斷風塵擡手指了指腦門口後面,說,問他。
髮型師沒反應過來,頓了一秒,開口是問句,說,要不要染?
斷風塵說,頭頂應該要補色了吧。
把他的頭折騰了近4小時的人說,那還要3小時,大概。
斷風塵從鏡子裏看隔壁位置的棄天,說,你聽見了,晚上飯局我不參加了。他用很無辜的口吻說,遲到很久很失禮,你還是幫我說「有緊急事件」吧。
棄天說,那行。可惜這句話並不是接斷風塵得后半句的。他轉著某人的手機。是新的。突然的,他問,手機密碼,文件解鎖碼。
斷風塵閉上眼睛,說,沒換過。
後來,棄天在離開之前伸手拍了拍斷風塵的肩膀,說,晚上記得出席,別遲到太久。
空氣莫名其妙的曖昧了幾分鈡。
髮型師說,你老闆麽?真好説話,挺好的。
一個下午,斷風塵除了用手機艱難的編輯word就靠和這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打發時間了,絕對的特殊場合下的特殊情況,換作其他時間地點,他一定會鄙視到底。斷風塵看著鏡子裏的映像,說,你喜歡啊,那介紹他明天來指名,你們慢慢聊好了。
身後傳來兩聲乾笑。

晚上的應酬斷風塵到底還是沒有出席。
棄天在長桌上敲著節拍。桌子的十點方向是小樂隊的演出。
對角坐著的設計師笑得都快趴下去了,他挂了電話,正了正坐姿,對棄天說「斷風塵說他不來了,他叫我們慢聊」。然後這人轉頭招呼了一聲,又多再上了盤龍蝦刺身。他越過桌面,遇見同好遇見知音那樣激動和棄天説話,他說,還好斷風塵不來,不然他一定禁止魚刺身禁止生蠔禁止任何鮮活的美味上餐桌,也不管是不是人家店裏的招牌。那樣多沒趣啊。

斷風塵等把之前那頭辮子拆了、髮根補色了、然後照著原樣重新做完了之後后,他看了表,過8點了。飯局應該是開了一半,但他覺得坐在那裏一下午——就算椅子的設計再人性化——免不了腰痠背痛,於是索性就決定去酒店的spa舘舒筋活血去。順便打了個瞌睡。期間他預估著自己老闆要不爽了,在那之前電話了這次客戶的發言人,展會的主設計師。他讀大學那會兒就和他認識了,雖然不同校區,但勾搭過同一株校花後來常在同在一個pub裏鬼混,時間久了,相互搶對象次數也到了必須用兩只手才能算的出來的地步。
他看著夜裏的海面,裝飾燈下的沙灘,他不用想象就能看見那些白沙在太陽底下發光,然後還有一堆帥哥美女穿著比基尼,或者什麽都不穿,等著他。
你這是在慾求不滿麽。他說。
斷風塵沒回頭——他知道是棄天——於是他往后斜了一下把煙其滅了,回話說,是啊,你滿意了?
口吻淡得很。他來這裡工作前莫名其妙的被算天河按在地上做了,他到現在還沒回憶清楚算天河當時把頭埋在他頭髮裏發出的聲音到底連起來到底是想對他說什麽。他家裏可沒那些該死的道具,於是用隨手抓到的非專業用品綁得他留了好幾天淤痕。因此,接下來的這幾天,他不得不每天穿著袖子長過掌心的衣服裝柔弱,逢人搭訕回話說「最近皮膚過敏,不能曬太陽不能吹海風」。頭一天他在太陽傘下躺了兩小時開口了4、5次,直覺得再這樣下去要崩潰,於是索性窩在房裏,最多去會所和人打桌毬。煩得要命。於是摸了浴衣口袋裏的香煙又要點。
他老闆走上來,把他咬嘴裏的煙拿掉了,開了落地窗。
斷風塵皺眉,說,不爽的話,囘你自己房間去。
棄天也不他爭。他夾了幾塊冰,擰開了軒尼詩,雖然心想著「你香煙酒精兩者都來者不拒的,小心哪天別猝死」,但還是把杯子遞了過去。
斷風塵這時老老實實的看了他一眼。他心裏可比站他對面這個不住自己單套的人複雜多了。他商人的算盤和受氣的心思都覺得既然自己老是被和棄天一起捆綁銷售,若是沒點什麽他不是太吃虧麽,雖然他們的確不清白,但是沒到那些人想的地步還要被瞎編,他覺著得這是對他自由時間的一種誹謗——簡單來説,就是「被佔便宜了,他的私人時間」。
棄天說,你該不是又在算計吃虧不吃虧的問題了吧。
斷風塵說,我是商人,當然每天都在想虧了與否。
棄天笑了,說,你的確挺「奸商」的。
斷風塵忍住了一個「滾」字,但是沒忍住瞪了對方一眼。
棄天說,我要是像你這樣,那我可能不用過日子了。
一邊説話一邊繞到了斷風塵身後。
斷風塵聽見後面有玻璃杯放在臺面上的聲音。
他嘀咕了句,這種話對你的助理說去。
棄天從斷風塵地身後伸出手來,拿走了杯子,放到臺面一角。他擡手從撩開了斷風塵浴衣的領子。他用剛放下帶著冰塊的杯子的指尖滑過頸椎骨。
斷風塵情不自禁的縮了下脖子。
棄天說,痕跡沒了。口吻好像只是醫生檢查病患一樣的,公式化。
斷風塵心想,你這不廢話!否則我怎麽有臉去給按摩師開背!
風挺舒服的,但是吹得他彎在鎖骨處的髮尾顫來顫去,有些難耐的毛躁。於是他斜過身,要去拉玻璃。同時還順口解釋了句,「已經沒煙味了阿」。
棄天看著原本只有5cm距離的脖子后頸離開了去做別的事,突然說,雖然客戶和你很熟,但是你也不能直接不出現啊。
斷風塵沒反應過來,他聽見「缺席」聽見「客戶」,於是條件反射地說「沒所謂,我和他誰和誰——a,」。
「啊」就半個音,他鎖上落地窗的時候,頭就被扭過去了。
沒半點掙扎。
他和他接吻的時候,剛才関窗的人轉過了身。於是兩人面對面,身體貼身體。
棄天在間隙中偷揚嘴角,說,一口一個「找你助理」的,但是「解雇」他們的不就是你麽。
斷風塵理所當然地接話,說,我「奸商」啊,只用人試用期。
後來,棄天很滿意的笑了。
他把他那顆做了很多辮子之後摸上去不是太順手的後腦抵到玻璃上。



25.


斷風塵一直都得自己是個很大都很不拘小節的人——雖然事實上他的確在某些方面非常的大方,但是這個旁人心裏「某些方面」和他的自我定義基本南轅北轍——這點他覺得他從和算天河認識的十年來看,再清晰不過了。他想起銀鍠朱武一連看完大戲的總結表情,他說,你們的關係不都差不多。
他清楚這個「你們」指什麽。
別人都覺得他和棄天兩情相地好上了,好處隨便來,可他真沒覺得自己得到好處了,他哪裏不勞而獲,他照樣上班照樣加班、批了假期也能隨便被拉來,他的老闆指明他見客戶的時候他就必須得出差,並且每年年末理所當然的下派明年長10%的銷售業績給他(他去年的基數就已經是8,000万)——這種時候斷風塵從來不會去想……就在昨天,昨天的下午,棄天剛給他刷了輛蓮花Exige S限量版。

斷風塵咬了咬牙,心裏「shit」了句,他想,就「小白臉」這個稱呼來説,我比算天河值多了,放一起真掉身價。



26.


銀鍠朱武對一大早就沖咖啡的算天河一邊抱怨「早飯不也就算了,連外賣也不叫個」,一邊冷不丁的叫了一句——
我表弟過來是因爲斷風塵被開了,你知不知道這件事啊。





...未完



--------------------------

free talk:

朱:啊,写的人萌上小姑爷了。。。
算:……
断:我说这文什么时候能结了啊,OJZ,我都傲娇了|||||||||||||||
朱:写的那个人说了,你非傲娇即平胸
断:滚 = =+
弃:写的人还说了,我们还没H所以不结
断:你也滚 = =+
算:在这样下去我要精神衰弱了[扶额]
我:答应你,写到你们相互坦白就结
&………………
TB: 0  |  COM: 2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相比算断
这个弃天够游离的。
我一直无法把握他的感觉
不要迷戀棄縂
棄縂只是個傳説。。。

他是斷風塵地毛毯,high的時候可以披身上,傷心了可以抹眼淚,不爽了可以踩兩腳,天氣好了放洗衣機滾一下然後曬點陽光味。
by,斷風塵side。

棄縂side我沒認真考慮過,我覺得認真的讓他來入戲的打醬油,我不忍心OJZ。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