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1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  COM: --
go page top

 

2009.12.27/Sun  03:27:57

算天河x斷風塵 中心。現代。

大概是因爲一直都偏愛[朱斷]朱武渣攻的原因, 朱武好像渣出境界了(?),爬到姑爺頭上去了
不過...這篇姑爺是特例,他其實挺容易炸毛的,連小妾都能令他炸,何況那只朱

爲了好玩(?)和撇清關係,本章出現“便利店的孟白雲”...
我寫的挺開心...事實...

PS,中間的[棄斷]……之後補Photobucket






躲在角落裏,我們不見天日 隨意生活。




20.


「你他媽的要做的時候就去找你那些BDSM小情人
下次再這樣立刻給我滾!」



21.


算天河睡了14小時自然醒之後,反射性的摸床頭櫃上的手機去check郵件,聽到躺他手機裏的斷風塵的留言。
他笑了笑,翻了個身,繼續閉目養神。
依稀記得斷風塵和他做的時候有抵抗——因為被壓得那個人差不多3小時之後應該到機場和他老闆匯合,而且他記得,曾經自己認真地答應他過絕對不捆綁。
算天河有點頭痛的在腦中往前翻記憶。他的被同僚慕的記憶力意外的有些模糊無力,他想可能是因爲當時的情緒問題,於是他想不起來在一堆輕度抓狂中的話語裏有關某人提到的工作到底是什麽了。



22.


斷風塵這幾天心情糟糕透了。

(棄斷。私心。待補)



23.


「請我吃個漢堡你就這樣痛苦啊,(我)傷心了」。
對面的人把紙杯往桌子上一放,口吻受傷狀。
被打斷想心事的算天河一邊摸香煙一邊皺眉,說,喜歡吃垃圾食品也就算了,能不能選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店,你喜歡坐馬路邊上吃灰凴什麽還要求我必須陪著你高興。
銀鍠朱武說,好歹我們也有好幾層親密關係,為嘛這樣對待我。
算天河心想「誰和你有好親密關係啊,我和你哪有好幾層關係啊」,卻看了看表,說,你好了沒有,要去看房子不是你說的嗎,時間很緊不也是你說的。
銀鍠朱武說,快餐就是要帶進車裏吃才叫快餐,是你死活不讓所以我只能坐在這地方慢慢啊。一邊在「這地方」的時候敲了兩下路邊給人休憩用的公共設施,一邊把「慢慢」兩字惡狠狠地強調了。
我討厭車裏有異味。算天河淡淡地說著,然後惡狠狠的把手裏的煙頭在便攜式煙灰盒中掐斷。他說,你好了吧,好了上車,我等會兒還要上班去。
銀鍠朱武把一些零散的生菜絲捏在漢堡紙裏,對著2米多左右的一垃圾桶作投籃,「哦也~」,他的心情多方面的愉快著,說,什麽班?死人一天不檢他會跑麽,等會兒看了房子之後必須陪我去看家具。
算天河OJZ。

算天河乖乖開車。他一小時前電話助手請他們多做一天,主要原因其實是銀鍠朱武真的能搞定他的上司,還是特組的頂頭上司,所以對於只不過是常規實驗室工作的今天,他覺得還是自己主動電話吧。雖然他覺得真要是有命案了的緊急電話,這個左邊上咬著支棒棒糖的男人還是絕對有辦法讓他休假。
銀鍠朱武感覺到周圍空氣的彆扭,但他選擇一手擱在搖下的車窗上轉嘴裏的棒棒糖。
算天河有些受不了。
銀鍠朱武說,別糾結了,扣的錢我雙倍補給你。
算天河小聲說,任何時候見你都是那麽惡劣。
銀鍠朱武說,喲,你這種人哪有什麽資格說我惡劣,幫你打通關係調組的時候就現場給我發卡。然後他作委屈狀,說,利用完人家之後就立馬把「好人」收回,你真厚道,我真傷心。
算天河不再説話。單手去摸香煙。
銀鍠朱武伸手把邊上的人的煙盒沒收了,他很認真地說,我找人幫你弄到調查侷裏去吧,如果你真的不想轉行或是真的喜歡對著死人動手動腳。
算天河聽著有點悶,他沒想到邊上咬著棒棒糖的男人突然就用認真的語調說了,雖然他一直在看窗外。隔了一會兒,他說,不用,反正我也不想搬離這裡,不用那麽麻煩。
銀鍠朱武說,要是他問你搬不搬呢。
不知爲什麽,算天河就是覺得回話之前應該先轉頭看一眼,結果對方的表情和口吻的認果真真完全不相稱,一副看戯樣。他心想還好我回頭先看下情況了,不然就著你的語調下一秒絕對又被你收為吐嘈的梗。於是他選擇用沉默拖延10分鐘,然後猛踩了刹車,接著扔了串鑰匙過去,說,到了,去開門。
銀鍠朱武嘀咕了句「真不溫柔」,下車的時候他瞄到了駕駛座的人太陽穴的小抽搐,於是竊笑了聲——算天河裝作沒聽見——接著他指著5米開外的前院木柵欄後面的大門作驚訝狀,說,竟然不是獨立車庫,你們買這個房子的時候有那麽缺錢啊!
算天河默著,慢慢把車倒駛進車位。他「砰」上車門,說,讓你開個門爲什麽要那麽多廢話,這房子是斷風塵買的,你有牢騷找他發去,煩人。

銀鍠朱武站門口,沒開門。算天河走過去的時候有點忍不住,想吼,下一秒看見邊上還站了個人。這個人開莫名其妙的憤怒樣。由於某些原因他和斷風塵老是在便利店耍他,所以他對這個完全不在他狩獵範圍的那人有點印象。
銀鍠朱武回頭說,你們認識麽?
他的口吻帶著點小意外,的確,按照他對算天河的了解,想不通這兩個人會有交點。
算天河從銀鍠朱武手裏拿囘鑰匙,低頭開門,說,「便利店的孟白雲」,斷風塵未婚妻的男人。
被介紹的人摔了一下。他激動地說,你,你別毀人清譽,我和緋羽是清白的。
銀鍠朱武抱著肚子蹲下來,「啊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不止。
算天河冷冷的對銀鍠朱武說,進來阿,蹲門口笑死你。
銀鍠朱武故意問,我以爲這個是高級私人區,原來什麽人都可以進來阿。
孟白雲插了句「不是我願意來……」。
算天河看了一眼孟白雲,說,如果你是要找斷風塵,他不在。
銀鍠朱武笑笑,說,哎喲,有話好好進來說吧,站門口影響多不好。
算天河心想這裡是獨立花園的小區,最近的鄰居基本都要相隔50M,誰會看見啊,影響誰了阿。
孟白雲站門口,他感覺到算天河在盯著他看,心裏直發毛。
銀鍠朱武伸手把人拉進來,說,就算沒話説你也先進來坐會兒,等下我們出去的時候帶你到市區,這裡叫不到車。
算天河關門的時候瞥了一眼銀鍠朱武,看見他嘴角帶笑,就覺得沒啥好事。

屋子裏的一切擺設都沒有變動。孟白雲踩上客廳那塊地毯的時候,心裏五味陳雜,不過另外兩人沒一個在意他這感受。
銀鍠朱武噌噌噌的衝上樓,又噌噌噌的衝下樓,情緒高漲,說,我要在陽臺上打思諾克!
算天河冷冷的接話,自己去買、自己叫人擡上去。
他點了支煙,看著孟白雲,他想他是一輩子搞不清楚這種「爲了自己喜歡的女人來找自己喜歡的女人喜歡的男人」這種心思的,單凴這點印象來説,這傢伙太好戲弄,所以他真的沒興趣去戲弄。於是他想自己是好心的——畢竟他有認識的人和那個叫緋羽怨姬的是同醫院裏的同事,他去醫院找人的時候如果朋友在場也是見面會點個頭的好歹算是有認識基礎的交情。他說,緋羽怨姬回來有1個月了吧……
孟白雲聽到緋羽怨姬的名字於是反射性的「嗯」了聲,隨即想起重大事件的跳起來,說,是啊,回來一個月了,但是那個混蛋一個月來都沒去找她,連個電話也沒有!他怎麽想的!混蛋!
算天河咬著香煙說,他們不聯係對你來說不是挺好,機會啊。
銀鍠朱武從冰櫃裏拿了啤酒出來,看見對面兩人,說,什麽事啊,怎麽了啊。
算天河說,就是斷風塵的結婚對象一個月前回來了,但是他到現在還沒去見她,於是對方的追求者來抱不平了。便指了指坐沙發上的人。
銀鍠朱武「哦~」的叫了一聲,一掌拍上孟白雲的肩,說,真是和我一樣的好男人。
孟白雲和算天河同時瞄了銀鍠朱武一眼。算天河内心「切」了聲,想,你好?你好的話世界上就沒卑鄙小人了。
銀鍠朱武往孟白雲邊上一坐,變了個姿勢伸手一攔,好像哥們兒一樣勾肩搭背,說,我挺你。拿著啤酒罐子的手還伸出食指指了指算天河,說,這人和那人都是混毬,你不爽了就去揍他,我給你做後盾。
算天河剛想說「揍你毛阿,給我滾」,聽見銀鍠朱武關切地問,你喜歡的姑娘和斷風塵那個混蛋是什麽時候的事。
孟白雲說,6個月零8天前。並且把前因後果都交待了,他本來覺得斷風塵是混蛋是流氓是禽獸,如今覺得他禽獸不如了。他抓著銀鍠朱武說,你説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又不是故意的,緋羽去支援工作是因爲她的善良。
他睜大眼睛緊緊地看他,覺得他真是個明辨是非、善解人意的好人。
算天河受不了了,掐滅了煙頭。
銀鍠朱武在這種對視中重重的點了點頭。他一臉認真,說,朋友,真的,我覺得斷風塵肯定是忘記這碼事情了,所以你該追人家的就追人家去,順便勸勸你喜歡的那誰,別糾結了。

把孟白雲帶去市區的一路上,算天河和銀鍠朱武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後面的人大多數聼不太明白,就算聼明白了,也沒插話。
銀鍠朱武挺滿意那個房子的,他開玩笑問,就是不知道那床多少人睡過?
算天河鄙視了邊上的人一眼,囘了一句「你住酒店的時候會問經理那床睡過多少人麽」。
邊上的人又笑,說,哎喲,護得真緊,我隨便問問而易呀。其實銀鍠朱武只是覺得看後視鏡裏的孟白雲的臉色變化真是有趣。
算天河差一點就要脫口一個「滾」字。他瞄了眼後視鏡,開口時卻說,斷風塵在市區買了現在住的地方后,這別墅基本上就只是他認識的人去霸佔了陽臺燒烤用,不過其他時候不知道,我不常來,他也沒必要和我交代。
銀鍠朱武說,風景很好,但是有點遠。
算天河問他,你在這裡住多久?那公司應該不會你接手吧。
嗯,我只是先來看看情況。銀鍠朱武說,基本上是交給伏嬰去打理,他現在和人交接工作呢,晚點來,他來了我再決定,不過不會超過一個月。
算天河隨便的應了聲,說,斷風塵說時間不長的話,車可以先借你。
銀鍠朱武誇張的作雙手握拳激動狀,說,他什麽時候那麽好了!什麽時候!
算天河摸了手機,抽空按鍵——邊上的人叫了句,「低什麽頭,撞死了怎麽辦」——然後把打開的郵件給銀鍠朱武看。
「主題:無
文本:因爲新買了輛蓮花,所以幫我處理一下車庫。」
算天河說,你不想用二手的也可以,反正我周末約了人來吊車。
銀鍠朱武嘴角抽搐了一下,這次他真沒開玩笑。他說,那傢伙都是幹什麽的,我了看財務報表真沒覺得你們可以達到換車如換衣服的地步。
算天河覺得這話問的真摳門,特別是那個「你們」,讓他這個雖然是不自覺地和斷風塵用在一起的人難以撇清關係說「別用你們」,事實上他和斷風塵都是各用各的,但是衣食住行的賬單的署名都是斷風塵。於是他沉默了一會兒,淡定狀的甩了一句,「那麽關心他的收入是否正當,那你自己去問他不就得了」。
坐在後排的孟白雲忍不住了,他叫道「你們做著違法勾當的少和緋羽有關係」。
銀鍠朱武又笑了,他覺得他要喜歡上這個算天河口中的「便利店的孟白雲」了。他說,你別緊張啊,我們説笑的,怎麽說算天河也是勉強可以算是警察。
——雖然他沒轉去研究所之前殺過人,至於理由……對方是歹徒,罪名一定是反抗與襲警。
但是銀鍠朱武的口吻就讓算天河就覺得「臉上笑嘻嘻、不是好東西」真真至理名言。他頭也不囘,扔話給後排,說,別隨便假象,我對你喜歡的那個女人沒興趣。
副駕駛座上的人一聼,心想「靠,你還真含蓄上了啊」,於是銀鍠朱武拍著窗玻璃大笑,說,是啊是啊,假想他喜歡上你女朋友不如假想他喜歡上你還比較實際點,哈哈哈哈——呃啊!?
還只笑到一半呢,一個急刹車,銀鍠朱武整個人向前撞了上去,他拔了聲音向肇事人抗議,你謀殺啊,肺都要被撞出來了。
算天河心想著「你別噁心我了」,咬了咬牙,說,你活該不係安全帶。然後他迅速踢開駕駛座的門,迅速開後門將滾在車地板上猛咳的孟白雲拉出來扔到地面上。他的話從牙縫裏出來,說,到了,好走,不送。
然後他又迅速的座囘車裏,迅速的抓檔。於是車子迅速的跑了。
銀鍠朱武看著後視鏡,「呵呵呵」的笑起來。


此次此刻,算天河真心希望斷風塵能在邊上。
——出個毛差啊,快點給我滾回來!




...未完
TB: 0  |  COM: 2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看着好喜感,一边看一边笑,这是我这段日子也来最开心的时刻
我满足了
绵羊万岁~跳~
有笑到就好~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