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9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2008.12.10/Wed  02:16:38

 
[朱斷]腐蝕之种(中)09-17 
 

陸陸續續擠牙膏擠了半個月...結果把<下>給擠掉了~囧rz

上帝啊 棄天啊,請賜我人渣(x2)吧Photobucket
至少賜我個渣受阿
[棄:……………………………………]

腐蝕之种 -中

銀鍠朱武×斷風塵



9.

在忍無可忍的時候銀鍠朱武終于擡手把斷風塵的手捉住。
這傢伙和人抱在一起的時候縂喜歡把手伸到他的頭髮裏胡亂地抓一把然後往下扯,情緒激動咬起來,最先遭殃的總是他銀鍠朱武的頭皮,這種話說出來便是要貽笑大方的,但是整顆腦袋刺辣辣地作痛,誰有那度量忍著還覺得有情趣,他倒是樂意見識一下那位高人。
銀鍠朱武十分鄙視身上那個人的行爲並覺悟著自己後腦勺的頭髮有將被生生扯斷的嫌疑,都不覺得這是戀人……這樣形容也有些不對,定義成「情人」那大概更不是,反正這並不是兩個心血來潮會滾一下床單的關係的人應該有的作爲。早先他爲此冷嘲熱諷地說過「不知哪裏學來的女人作風」,結果后山被兩人搞得多了無數個醜陋的坑,還缺了一個角,就像是被啃了似的。可這習慣斷風塵始終是沒刻意留心。正確地說,他對女人也這樣,誰都沒差別,只不過對方真是女人他確實是會抽離一部分心思去克制。
於是,斷風塵擡起頭,饒有趣味的問,那你自己說吧,想要我用什麽態度。
於是,他把他無視了。銀鍠朱武很想對說了「你能不能改改」的自己扇上一巴掌——雖然這想法真要成爲現實其實是沒什麽可能。反正抓住之后往腕下兩指処施力,這傢伙自然會把手鬆開。銀鍠朱武這樣自我平息。時間一久,也就不過多糾結了。

斷風塵的行爲舉止感覺上就是要把銀鍠朱武拆吃入腹。可惜另一個當事人識相的明白這不是愛,太擡舉了,或許連好感都算不上……是不是恨?斷風塵說「不可能吧」,囘得毫不遲疑,中間沒有半秒之差,唯獨可惜的是口吻並不算乾脆。他說他沒多少閑情雅致喜歡將不必要的人際交情搞得表裏不一無比複雜。坦白到底,他卻說不知道。

最終結果便是銀鍠朱武咬了咬牙,只好在心裏罵了一句。
他翻過身。兩人上下互換。他把他的手扭到背後,省得待會兒作祟。

簡直「惡癖」。


10.

不喜歡斷風塵作風的魔界同僚多得數不清。他們——這一不小的基數還是排除了對其私生活態度存在極爲主觀評價之後的群體——說,他對權力執著過度,和血統不相稱。
斷風塵突然覺得天花板上的鬼臉也變得可愛了——那些傢伙真的是魔麽?怎就和人類一樣有趣。於是他問,什麽才叫「與血統相稱」。聲音不高,但邊上的那誰一定能聽見。
在苦境「出任務」的時候他看過很多人愛在屋子裏裝飾個神佛偶像或是妖魔鬼怪來辟邪,結果在銀票的晃悠下,照樣接待他,或者他和銀鍠朱武。在絕大多數真正在過日子而不是什麽脫了世俗感覺可以不吃不喝的先天道人面前,人類接待他們這兩只魔物的熱情程度和金錢額度成正比。在人類的地盤,金錢是個好東西,這就和在魔界裏生活,權力也是個好東西一樣。啊,難怪很多同僚都不能體會,因爲他們連出入苦境的權力都沒有得到,自然看不到現實。斷風塵覺得不舒服,於是翻了個身。
銀鍠朱武同樣對著床頂天花板中間的鬼畫符一樣的東西看,說,「恪守本份」。
斷風塵用畢恭畢敬的口吻接話,説,主君的言行舉止自然是屬下如何行動的標準。
他還是覺得有種一直都説不上來的難受硌在骨頭下針刺般的蔓延。
銀鍠朱武心想著魔界的言碎語他不是沒聼過,責備「上梁不正」的也不是兩三句,但是又覺得邊上翻來覆去的折騰,便說,你安靜點。然後擡手隨便抓了東西往裏扔。
飛進去的時候才看見好像是一本書,裏面夾著的零碎紙張掉了斷風塵一臉。
斷風塵的胃裏頓時泛上一陣極端厭惡,翻身起來越過邊上的身體,順勢就要爬下床。
銀鍠朱武只覺得胸口被這麽突然一下撐得發悶、眼前又落了一片瀑,他本能的提氣凝于掌中,瞬間就扇了過去,或許他最初只是想抓住上面這個影子,結果習武之人的反射性動作是一掌劈去。
斷風塵對此攻擊性的舉動倒也不是太在意,他壓低了身體避開,這種躲閃方式也是被訓練出來的慣性動作,落地的時候他看見自己被削斷的兩條辮子飛過了半個室内空間。他的手指在半空抽搐了一下,最終還是把火氣給壓了下去,並且盡量銜接好動作去整理衣襟,不著邊際的把情緒帶過。
銀鍠朱武覺得身邊空了之後有些冷,他用一種奇怪的做作的口吻怪斷風塵不通人情,說「不管怎樣我也是你主君」。斷風塵沒理。他把地上的頭髮踢到一起,放了個小火,燒了。於是銀鍠朱武只好自己把被子扯過來在身上卷了兩圈,蜷著,這個時候看見剛才自己揮出的小小風鐮把腳底對著的柱子割了條裂口,凃了漆后冒充紅木的架子露出了白色的本質——就算是全鎮最好的最有名的客站的天字一號房,裏面的東西也並不一定是真貨。


11.

「與血統相稱」的表現……其中也包括類似于銀鍠朱武說「油不夠乾淨,酒確是不錯」,於是酒池肉林的享受就要在閑晃于人類處地的階段中時不時地跟著打折。雖然不吃東西也餓不死斷風塵,可是彆扭。他不覺得這麽個「高貴」有什麽值得維持。於是,就連爭取一下這麽個小小的私人權力,在魔人看來,其實就和「逾越」差不多。

這到底還是個並不恰當的例子,因爲例子裏的銀鍠朱武本人其實並不太在意,他說這話歸根到底其實只是因爲不習慣地域風味——很久很久以後,銀鍠朱武逃家時間長了對中原的食物習慣了,也是看見一個特色小樓便會跑進去坐坐,毫不挑剔。


12.

「與血統相稱」的真正表現其實應該是充分的表現出魔人比人類高一等,苦境中原的東西自然不應入眼。他們偉大的魔皇的意思就是人間污穢,異度魔族把污穢的人類消滅掉理所當然。
斷風塵對此等「高貴」連嘲笑都覺得很浪費感情,不過當他不做臥底而出攻城掠池任務時,魔血沸騰精神高漲也樂意把方圓百里搞得尸遍野,同時也沒什麽同情心撥給躺在地上抱著嬰兒吐血的人類女人,落一片血雨其實也挺好看。任務結束又不急著回去的話,他還會習慣性的把自己換個樣子閑游在苦境,該怎麽和人類瞎混他還是怎麽和人類相處在一起,別人既不知道他是誰、也不關心他做過什麽,這讓斷風塵覺得人類社會比之「血統高貴」的魔界其實也沒什麽不好,至少不用繃著神經和任何人説話。只可惜,他到底還是一只純血的魔物。對於人,説不上喜歡,對於苦境,也歸不到討厭這檔子裏去。更重要的是,至始至終,他的眼光都沒令他真正的想要脫離這個麽「高貴」的地方——或許年輕氣盛剛嶄露頭角的那段時間斷風塵是有過野心有朝一日把魔界的掌控權力執于手裏,不過,很快地,他便只是計劃著要把那些總是唧唧歪歪說些他完全不能理解、莫名其妙的話的傢伙全部殺掉。

是時候做點「與血統相稱」的事情好讓自己的耳根清靜點。
斷風塵撐著把血紅色的傘,消失在陌途盡頭。


13.

銀鍠朱武對著空氣說了一句「好看麽」,之後牆角的白璧上出現了兩圈漣漪。
他的軍師現形而至,交上一本名冊,說,然也,出乎意料的有趣。
銀鍠朱武只是低頭瞄了一眼便把東西囘遞過去,說,除了算天河,其他你自己看著辦。
伏嬰師說,恕屬下直言。銀鍠朱武沒阻止。伏嬰師便繼續說,吾不認爲因爲他是暴風殘道的弟弟就有差別待遇的特權。
銀鍠朱武說,自然沒有,而且以暴風殘道的個性……親手了結他性命的可能性更大,問題並不在於最後死了誰,而在於這個過程會使我要用的人心裏產生芥蒂。
伏嬰師做出畢恭畢敬的領命姿態。他停頓了兩秒,說,那屬下安排讓斷風塵動手吧。
銀鍠朱武這時終于給了伏嬰師一個正眼。他不覺地斷風塵會真的入了圈套,並且他的小伏嬰師目前也沒那麽高的地位能讓斷風塵知道誰設計了他之後大度地把怨氣忍下去。卻說,很好,既然你有十足把握就交你全權處理。


14.

斷風塵在隔壁,和著鶯鶯女聲笑得肆無忌憚。
嬉笑聲吵得一墻之隔的銀鍠朱武瞌睡不能,於是他隨手抄起一壺酒直接趴到窗口便向邊上砸過去。傳來一聲尖細的驚呼。部分碎片戳破了糊著的窗紙,其他硬塊和飛散成了珍珠狀的液體便作天女散下的花般往地面落——幸虧深更半夜,底下沒什麽人出入。
那個破了的窗戶被斷風塵推開,他臉上多了一道血痕。
他們相互看了一眼。
銀鍠朱武要出聲,結果斷風塵的懷裏伸出一只白晰纖細的手,輕輕地把碎片從打開了的窗口一粒一粒的彈走,然後探出了半顆腦袋。氣氛被打破。她要回頭的時候,斷風塵按住了她色的腦袋往胸口壓下去。


15.

銀鍠朱武一大清早被掌櫃抱怨隨行的那個誰要了個房間之后折騰了一夜需要索賠而吵醒。
他低血壓,難受得要命,昨天半夜吵得他不得不施了封界才能有個清靜,結果現在邊上有人不停地在嗡嗡的説話,心情差極。耳邊的聲音不斷重復説隔壁敲門門不應、要怎麽辦啊,這樣那樣。於是他擡手敲了一下隔壁門框后直接把門踹開。
床上只躺著個衣冠不整的髮女人。她把一曡銀票壓在她雪白豐潤的胸脯下面,睡得很沉。
銀鍠朱武看清臉孔之後才想起來,她就是前兩天搖著絲帕對他們說「記得把傘還回來啊」的那個妓女。


16.

誰都沒料到,斷風塵真的一刀捅穿了算天河的前胸後背,就在天魔像前。毫不作假。
——這個「誰」,指天魔池邊站著的一排見證人,比如四天王的其他三位,比如戒神老者、狼主、鬼知、冥見,再比如當事人之一的親兄長,暴風殘道,當然,還有佈局並向銀鍠朱武表態有自信能讓斷風塵對算天河動手的伏嬰師。
赭色的血跡宛若蛇一般從算天河的身體裏游出來,鑽到血池裏。很快,他被抽離魔魂的身體在斷風塵的身上變成了泡沫。

伏嬰師站在銀鍠朱武身後。
計劃非常成功,整個過程就在他拿捏的分寸中。他並不需要設計斷風塵,只是穿針引綫讓算天河中圈套便可,然後去魔皇那裏請示,「讓斷風塵去處理叛徒」一直都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勾結黨羽」,蟄伏于現,伺機引起「内訌」,可是個快速有效又不需要任何實質證據的罪名。

銀鍠朱武笑他,說,原來威信就是這麽建立的。
斷風塵並不作答。


17.

之後一段日子裏發生了些對於魔物來説算是相當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銀鍠朱武因爲喜歡上了邪族女王而突然執著于「平凡」的生活。
比如,「魔界戰神厭惡戰爭」這種話在魔界的此起彼伏。
比如,鬼族王室兄友弟恭的兄弟攪和了個九禍上演八點檔劇情。
於是,主角之一在天魔像吃了一道怒氣,被打進萬年牢,説是要他好好地反省反省。

於是,在鬼族、邪族的皇親國戚「興師動衆」的情況下,出去任務卻沒有及時回報的斷風塵並沒有人有閑功夫去留意。
有傳言說,他在道境不敵對手,加上運氣有差,生存渺茫。
又有傳言說,他在苦境與人卿卿我我,遊山玩水,花天酒地。






...未完
TB: 0  |  COM: 4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好萌呀…………
画面感太强了
那脸上的血痕还有那被削断的头发……
你的字非得沉进去才能看出味道来的
朱武那句:我到底是你的主君。。。露怯了,他底气不足
弱攻一枚
那女人的设定我喜欢
你觉得不错就最好了
我发现我那么萌他们结果这两只每次都会让我爆肝【啥】
其实小言风格最适合他们<-54这句
也太可怜了吧…………
这样就炮灰了
华颜姐姐都没这么可怜
华颜至少还做了点刺激人的事情
姑爷这次…………就直接为剧情牺牲了
姑爷怎能炮灰...刀_刀
伊在我家是受到供起来的高级待遇的呃(虽然曾经的曾经炮灰过一次)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