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9

Enjoy my Life

―― BlackSheep

2008.08.23/Sat  03:22:34

 
生活就是那閣樓上的天窗-g+補完 
 

文見下[MORE]就是了 =_,=||


------------說點其他事情------------

想買偶。
結果秘書超~冷門,要用預定。結果我退卻了。
秘書的頭型、眼型應該是算比較簡單的,因爲我這個天殘手用la-doll粘土處女作就能差不多了。
但是嘴唇很難搞定。
而且,客觀地說,因爲整顆頭沒有特色,所以只要一點不好就很容易囧。
何況我的本意還是要改變髮色。
於是想要簫中劍、想要斷風塵(我覺得他可能會出,不出用羽的也能改造),結果想了也不過就是三分鐘熱度,一下子就沒有興趣了,除了算天河都沒有那麽強烈的心。
於是我還是找人定做BJD(裸的差不多是3000左右),但至少可以人肉監控。



------------說點其他事情------------

我想畫那篇<銀朱>...
我糾結一下,要怎麽和人家開口...
真的好喜歡那篇阿(雖然我怨念就9行字,還有一行只有一個字的 = =)



------------說點其他事情------------

新劇在看和不看之間猶豫。
沒有朱武(本尊)我實在是沒有愛。
要爲了算天河和斷風塵下劇,我又覺得沒有那麽好的心情...
(如果不下……別人的觀後感裏是見不到他們的)
唉。



PS:補完的是寫不進去的算/斷人設而已
瑪麗蘇有。人不說嘛...藝術源于生活[喂]
part-g



銀鍠朱武和算天河在外頭,該做事的時候做事,該逍遙的時候也毫不浪費……時間。
不過因爲算天河那寵物過分奇怪、並且對環境要求很高的關係,跟隨他們溜達了倆國家,想想實在很拖累,最後還是決定把它遣送回去。
結果……那頭算天河揮著小手絹目送托了諸多關係而能儘快離開的小嬰,這邊廂送貨的就把東西往銀鍠朱武隔壁家的小夫妻那兒送過去了。
沒有自己老爸在邊上從來不去隔壁表叔表姨家的銀鍠黥武,現在一放學就沖回去拿筷子戳企鵝君包裹著肥厚脂肪層的皮毛。
他說,表姨阿,你們沒去找我爸?
朱聞挽月在廚房裏切菜——突然扔了條小魚進小嬰的嘴裏。她說,因爲這周朱武就會回來啊。
銀鍠黥武繼續默默戳著,他心裏嘀咕著這個那個,卻不好問。
挽月把一大碗菜泡飯端到小客廳的時候,說,囘去之前先吃了吧,不過用的是昨天剩下的龍蝦。她放碗的時候又說,天知道你爸在想啥,伏嬰最近很煩躁,害我日子不好過。
銀鍠黥武心想,難道我的日子很舒坦嗎!我才十二嵗啊。OJZ||

銀鍠朱武的兒子正住在他男朋友的家裏——因爲他兒子說,死也不要被表叔照顧。
簫中劍的工作時間不是太穩定,相對于伏嬰師來説,還是比較辦公室生活的,但加班這種事,每週縂也要有1、2次,雖説之前信誓旦旦講「我會當他是自己兒子一樣照顧」,結果就是個每晚黥武回他那兒睡覺覺就其他不管的放任自由式照顧。不過,銀鍠黥武在自己家裏做作業,也不好說什麽不是。
銀鍠黥武擔心要是晚上九點不去簫中劍家裏報到而獨自在家守夜,每天電話監督的他爸知道后會劫機沖回來恰死他——這個他,指目前二十六嵗年輕有爲的簫中劍。這樣太不值得了啊。於是,抱著這番「絕對不能讓老爸去犯罪」的偉大想法的銀鍠黥武,每天總是會很乖很老實的跑去對面馬路的簫中劍家裏過夜。
簫中劍倒沙發上,一邊喝熱水一邊看電視,頭上貼了張冰寳貼。
銀鍠黥武去給簫中劍拿毯子。
簫中劍帶著很濃的鼻音,問,你爸怎麽突然決定回來了啊。
雖然銀鍠朱武本來就說只出門兩個月,不過離開國土沒幾天,就電話他們說事情有點不順利,可能會再拖上兩、三月。結果他兒子和他上週六進行例行每日電話之後,他說這周可能要回來,前提是他那邊一切順利。
簫中劍覺得頭很痛了,怎麽這個人就說什麽是什麽呢?都不知道受的什麽教育。
銀鍠黥武說,因爲我要期中考了,所以要開家長會,可能。

於是,沒有等到隔壁一對小夫妻殺過去,銀鍠朱武就要自動回來。
——他是老闆,可以放假;算天河是員工,繼續留那裏做事。


算天河,你還是不是人啊!
面對桌子斜對面的兩人,銀鍠朱武笑得整個人都歪到轉角位了。
算天河掐滅了煙頭,很淡定,說,不是。
回話的對象叫斷風塵。于公來説,他是這次合作的第三方,是銀行家的小開,于私……在法國和意大利逗留的時候,這男人順便做了導遊和翻譯。接觸之後,銀鍠朱武才知道,原來這兩人認識都十幾年了——斷風塵是算天河念碩時候獨立出來住的房東。
斷風塵是大學畢業就去“實踐出真知”了。雖然業績不錯,但遠遠沒有他風流史有趣。家底背景鑽石身價,外加男模身材偶像臉,嘴巴像抹了蜜似的,「PLAYBOY」這詞就是給他造的。
這樣聼來,你簡直就是男人的公敵。銀鍠朱武一邊剝著開心果一邊調侃。
算天河又抽出一支煙,在邊上嚓嚓地打火。他說,簡直人渣,小心得愛滋。
於是,他們三人這酒吧間角落裏的一小桌,總是很吵鬧。
「算天河,你真不是人」,斷風塵吼這句話倒不是因爲算天河說「你不就離個婚麽,以你的經驗哪裏需要安慰」,而是……之前,算天河到處投簡歷找工作,就麻煩樓下房東照顧一下他從大四開始養了5年的「小月」,他說蟒蛇很好養,每兩星期給吃4只雞就行,結果等他過了九禍的面試回到家裏,斷風塵已經請人把「小月」做成蛇宴了……於是,算天河就掐著他脖子猛搖,一邊咬牙切齒「我要殺了你為地球除害」。
結果,你這個不是人的傢伙,還不是要我這個敗類去背。斷風塵一邊嘀咕著,一邊熟練的把算天河的一條胳臂挂到自己的脖子後面。
跟著走在前面的那個喝了兩打Heineken的銀鍠朱武到地下車庫。斷風塵用極度不信任的眼光看過去,說,你真的要開車?
銀鍠朱武說,我沒醉啊。
斷風塵說,酒醉的人從來都說“我沒醉”呃。
你看我走路都是直綫。銀鍠朱武說,如果喝啤酒都會趴下,那就不是男人。
拉開車門。
斷風塵笑笑,說,真理,自我認知算天河到現在,還沒見過他有女朋友。
然後把變成泥巴狀的算天河扔到後排去。
他坐上副駕駛座的時候,說,我覺得我們挺合。
銀鍠朱武上車之後関了門,說,謝了,我們不用合,只要你答應的合作意向最後能敲定就行。
斷風塵摸索了一會,把天窗打開了,把車窗降下來。
吹進車裏的風很快就把酒氣趕跑了。
銀鍠朱武算是知道了,算天河的酒量差得和姑娘一樣,不過他抽起煙來倒是像在自殺。


回家的飛機上,銀鍠朱武做夢了。
——他夢見叫表弟照顧的「小嬰」被端上餐桌,給自己洗塵。





-----------------------
寫不動了。就到這。著。





我很萌的惡友算斷算(之前,必有一段狗血)設定
這種類似回憶的瑪麗蘇東西本來不想紀錄下來,我就只是心血來潮,衝動而已。

算天河和斷風塵兩人相見的時候經常刻意的作“我不認識你”狀。
其實他們應該是有一段的,不過因爲太過刻意,結果相互扼殺——就好像,讀書的時候總會有一些曖昧,結果誰都不敢捅破,時間長了,自然死。
兩人認識是在算天河大學畢業之後獨立出來自己住,找合租。斷風塵是房東(大學休學一年)。
那個時候斷風塵要和談了的第三個女朋友準備結婚;算天河正好在為博士生導師二選一而煩躁。
斷風塵要是真結婚的話,房子就不能租人住了;算天河不管選了哪一個老頭子的課,都要去城市的另一頭,因爲校區在那一頭。
他們去攤牌,可誰都沒有真的攤牌。
——他們指著對方的鼻子大叫,你是我的誰啊,凴什麽。
最後不知道哪個人先說了“誰先喝醉誰輸,贏得人就是top”。
誰都想對方先放棄了,自己這邊權衡之後再看看情況。無論什麽事情。
那天第一次喝烈酒的算天河好像身體不吸收酒精一樣好。
結果等到一人趴下的時候,另一人也陣亡在桌子上了。
隔天雙雙頭痛了一整天。
酒醒了之後,一個人忙著聯係裝修,一個人忙著收拾行李。
於是兩人就決定和“這麽個人渣/禽獸,老子和你老死不相往來”了。
一年以後,在銀行做業務員的斷風塵遇見了在建築公司做兼職的算天河。
都以爲會把對方揍個半死,結果連髒話也沒有一句,兩人就“Hi”了一下,點個頭就說byebye了。
隔了兩禮拜,斷風塵約人去酒吧。見面的時候就嘲笑他說,原來你的號碼都沒變。
算天河說,我又不是你,怕人追殺。又問,你老婆現在怎樣?
斷風塵說,你指哪個?我還沒結婚呢。
算天河就用...=_=的看過去。
斷風塵說,離了啊,都離了2次了,對了,正好,給我只筆,下月底我要結婚,你來喝酒吧。
他就把酒店地址寫在便箋紙上,給算天河遞去。
後來,他們覺得這樣還真不錯,什麽都沒有的單純的朋友。
——還好當年大家都醉死了,沒有任何疙瘩。




瑪麗蘇。記于發神經。
高二的百合生活。
高三爲了升學所以我說bye了。
藝術大學零志願入取(我一輩子的失敗,零志願就該寫清華),結果同班(還好不同寢)。
後來她說她要結婚(現在還沒結),和我們的高中同班同學。
我們一見面,她男人就怕他女人回去要把他甩了。<-這是她男人自己對我說的。
不太聯係。
見面也不用說廢話。
我從來不理解也沒去理解過她。
她理解我就行了。


於是,人生能不能重來?
我指我的志願能不能改成清華 = =||


最近心煩。
結果騾子上拖了4天的sims城市夢物語文件竟然是坏的!
真TM煩躁死了。
TB: 0  |  COM: 3
go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虽然坑着,但这绝对是章很乐的坑
某对恶友实在是没营养的看的我莫名的嗨
太可爱了
人不都說,藝術源于生活麽...
其實……他們是我淡定的回憶痛苦[啥]

嗯,銀朱寫完了//

那麼我順著妳前面的話題說下去-///-
我的清單裡"鬼城中的舞蹈家"是因為想把<小樹林裡一對狗男女>寫進去
目前尚未動筆lll,還希望能向你商借(鞠躬)
[我會盡量完成的//]

我實在受寵若驚//
謝謝妳這麼抬舉我家那篇銀朱(笑)


コメント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go page top